再见了, IBM !一个时代终结

2020年10月13日 405次浏览


109岁的蓝色巨人IBM,终究还是拆了!

不得不感叹一句:一个IT时代,终结了!

01
距离上一次重大调整五年之后,109岁的蓝色巨人IBM宣布将分拆为两家上市公司,据悉,新拆分出来的公司叫NewCo,专门负责旧基础架构及数字化转型,拆分将于2021年底前完成,至此,曾经的“蓝色巨人”一分为二。



  • 具体措施包括,IBM将其传统的IT基础设施服务部门(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GTS)的托管基础设施服务部门)分拆出来,该部门为115个国家的4600个客户提供技术支持,其销售人员占总员工的近1/4。IBM 目前拥有超过 35.2 万名员工。

  • 预计,分拆出的部门将独立成为一家新公司,临时名称NewCo,明年在股票市场上市后将获得永久名称。新公司将有9万名员工,其领导结构将在几个月内决定。新公司年收入将达到190亿美元。

  • 保留IBM名称的将是云业务以及其硬件、软件和咨询服务部门,占IBM收入的四分之三,年收入约为590亿美元。

  • 新的上市公司将以全球第一大托管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的身份启动,IBM 现任首席执行官 Arvind Krishna  在一次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剥离了网络业务,在新世纪的前十年剥离了 PC 业务,并在约 5 年前剥离了半导体业务,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 IBM 拥有始终统一的价值主张。”
    这是IBM 109年历史上的第四次重大调整,继以上3次业务剥离之后,现在又把传统技术服务业剥离出去。
    新闻一出,震动华尔街,今年以来IBM股价已下跌7%,瞬间提升6%。Krishna称,此举是 IBM 商业模式的 “重大转变”,以后公司将专注于开放式混合云和人工智能方面的业务,这些业务占其经常性收入的一半以上

    此次分拆,或与今年4月IBM内部高层变动下几位新任领导人的推动不无关系。
    02
    今年 4 月份, IBM 内部高层发生变动,原红帽CEO Jim Whitehurst成为IBM新任总裁,领导IBM战略以及云计算和认知软件业务部门,负责监督推动客户数字化转型的基础技术;Howard Boville成为IBM云业务负责人,此前任职美国银行;IBM新任CEO Arvind Krishna之前是IBM云计算和认知软件部门负责人。

    不难看出,IBM 的高层变动情况表明其十分看重混合云业务

    去年,IBM还完成了以总价340亿美元对红帽的收购。而当时,Krishna也是收购案件的主导者。而对红帽的收购,显然加快了IBM多年转型为开放式混合云平台的进程。

    事实上,无论是 Ginni Rometty,还是 Arvind Krishna,都认为混合云是 IBM 的第二个机会。

    现任CEO Ginni Rometty罗睿兰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已经担任IBM CEO一职八年时间,现退居二线,克里希纳无疑是最合适的CEO人选。她认为克里希纳具备丰富的业务经验,在帮助IBM大胆转型以及业务业绩方面做出了卓越的成绩,是一位以价值为导向的领导者,更重要的是,克里希纳具备引导IBM及其客户进入云计算时代的特质。

    不过就是这样一位,在罗睿兰看来,具有强大领导力和技术能力,“IBM下一个时代的合适CEO人选”。在之前外界却普遍把继承人的焦点,放在了Red Hat红帽首席执行官Jim Whitehurst身上,认为Jim Whitehurs将成为CEO继任者。但是,最终结果出乎不少分析师的意料。

    好在,事情有了较为圆满的解决路径,克里希纳担任IBM新任CEO,Jim Whitehurst担任IBM新任总裁。这一模式,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为“CEO+总裁”,“内部人+局外人”模式,即如果想要真正地了解IBM需要从内部人士(克里希纳)开始,如果想要真正的创新,需要寄托于外部人士(Jim Whitehurst)来进行,IBM此次的CEO+总裁模式或能够帮助IBM业务走向正轨

    Arvind Krishna 上任第一天,给 IBM 全体员工发送了电子邮件,在邮件中,Arvind Krishna 特意强调了混合云业务是整个 IBM 公司的重中之重:

    IBM 已经在主机、服务和中间件领域建立了持久的平台,这三大平台继续服务我们的客户。我相信现在是时候打造混合云这第四个平台了。
    我们的客户将依赖这个必不可少、无处不在的混合云平台来完成本世纪最关键的工作。这是一个比其他平台更持久的平台。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Canalys 公布的 2018 年全球公有云市场数据来看,IBM 落后明显,市场份额不到 4%。很多人认为 IBM 在云业务不仅错失先机,甚至都没有想明白到底应该怎么玩?直到 340 亿美元收购了 Red Hat,IBM 似乎才想明白,混合云或许是弯道超车的机会。

    分拆过后,由其托管基础部门组成的新公司将继续拥有《财富》100 强中超过 75% 的客户,以及 600 亿美元的积压订单,这家公司未来也将是 IBM 的合作伙伴,并与所有云提供商合作。

    未来,IBM 将由一家半数以上销售额来自服务的公司变为半数以上收入来自于混合云和 AI 等解决方案收入的企业。


    有人评论:“我们认识的那个IBM已经没有了。”
    03
    大象能否再次起舞?
    “大象也能起舞”,这句话出自IBM前任董事长路易斯·郭士纳的自传《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一书之中。
    1991年起,IBM开始持续性亏损,随着亏损幅度的加深,IBM风雨飘摇。1993年,亏损高达数十亿美元,机构臃肿,步履蹒跚,正面临着被拆分的危险,媒体将其描述为“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坟墓”。

    也是在这一年,IBM历史上的传奇CEO郭士纳(LouisGerstner)进入公司,开始了为期9年的公司再造。

    郭士纳很快看出IBM的企业管理问题,从人员、机构臃肿入手,半年之内裁员4.5万人,及时止血。接着,第二把火烧向了砍掉非营利业务,第三把火扭转IBM业务方向,从硬件到软件服务。比如,卖掉大型机业务,为客户提供IT解决方案服务。

    在郭士纳的带领之下,IBM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最终,大象再次跳舞,成为IT服务、硬件、企业软件以及定制设计和高性能电脑芯片行业中的老大。

    在PC时代被新秀们围攻之后,IBM重拾辉煌。

    尽管,郭士纳将IBM一脚踏进坟墓的脚拔了出来,使得IBM市值从290亿美元一路上涨至1680亿美元,对比IBM今天的业务构成,也可以发现,IBM业务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和后起之秀微软、亚马逊、谷歌相比,IBM一千亿美元左右的市值,不足微软的1.3万亿,亚马逊的一万多亿,谷歌接近一万亿市值的十分之一。

    早在郭士纳时代,就看出网络化计算模式(云计算)将主宰世界,芯片速度、软件版本、专有系统将会消亡,信息技术产业将以服务为主导。

    按说有了错失PC计算浪潮的教训,IBM应该反应得更快一些。但可惜的是,直到2013年,IBM才决定在公有云市场加大投入。

    当IBM回过神来,IBM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来越大。以IBM和微软为例,1990年,微软发布Windows 3.0时,IBM营收690亿美元,微软只有约8亿美元。2015年,微软超越IBM,营收破千亿美元大关。而IBM在2018年以前,营收连续22个季度下降,损失超280亿美元。

    当然,错过云计算的不只有IBM,同一时代下,Oracle、戴尔公司、AT&T也在争取向云转型,不排除OpenStack阵营颓势已定的因素。最近Oracle盯上了TikTok,戴尔也计划分拆VMware软件部门……巨头转身终于迎来了“伤筋动骨”的时代。
    有业内人士总结,IBM与后起之秀相比,自己的核心产品能力,尤其是软件产品能力不够强。

    • 第一,从微软、亚马逊、谷歌等公司招聘人员来看,以产品经理居多,IBM很多时候招聘的是项目经理。比如,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最初担任谷歌的产品主管。

    • 第二,IBM从硬件到软件的转型过程中,没有太大改变的是流程、项目资讯、营销、新概念提炼等方面业务,而IBM核心的软件创新能力与其他巨头不公司不在一个象限之内。


    面对实力悬殊的对手,愈来愈深的云变革,“蓝色巨人”需要脱胎换骨,在云时代下存活下来,IBM不得不再次进行“豪赌”。

    只是这一次,大象还能否再次站上舞台起舞?

    04
    执行力永远是一家企业最致命的问题。
    某商学院创始人对于IBM的的问题感慨道:IBM从来是战略领先,执行力跟不上
    执行力,除了流程、组织IT,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动员大家去做难事,有对应的考核与激励的偏强制性文化。
    华为之所以超越IBM,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因为战略能力,而是在执行力,有组织和机制保障,比如考核、目标设定、从机会点到订货、销售和产品线考核机制的互锁、追责机制......
    事事有人负责,有质量运营体系,跟踪落地,这些最早也都是跟西方公司学习的。
    华为的文化中非常强调复盘与跟踪,相对偏强势的文化保障了执行力的胜利。无独有偶,在中国云计算业务做的比较好的阿里,铁军一般的队伍,也是执行力的胜利。
    对于有着复杂产品线和研发体系的IBM而言,恰恰是“船大掉头难”,难在了执行力。
    05
    旧时代终于结束,新时代却早已开启!
    软件硬件,业态,都在变,一个时代结束了,新时代早开始了!云、分布式以及saleforce等引领的软件新模式正在占领更大的市场。
    IBM 成立新公司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能与IBM保持战略合作关系的同时,还能没有任何顾虑地与众多云服务厂商建立合作关系。因为IBM自己也有公有云服务,在混合云的构建中难免会有一些倾向性,独立之后,新公司可以毫无顾虑地扩大服务范围。
    有人总结了目前云计算领域主要玩家对云计算的理解:亚马逊的云业务致力于满足电商商家的托管需求;微软的云计算路线走的是“软件+服务”;谷歌更多强调的是通过云计算对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阿里云计算的价值在于通过移动化与云计算的结合来实现 IT 服务的“在线化”。
    就在去年,华为也正式进军云计算领域,在芯片、系统、通讯网络、数据中心等基础软硬件研发能力上也是有着独特的自身优势。
    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与趋势作对,必须跟上时代变化。

    变化才是唯一不变的主题。

    企业如此,人也如此,有句话说得好:一个比较恰当的人生态度,是拥抱变化。

    祝愿每家企业和每个人都能够拥抱变化,保持相时而动的能力,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致敬每个努力生存的企业和个人。

    来源: 黑土先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