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拟推迟退休年龄以维持养老体系

2013年09月17日 58132次浏览

  中国“以房养老”即将试点,消息一出,养老的话题再次成了人们关心的焦点。然而,在“以房养老”模式的发明国荷兰,这一模式却并未成为主流。


  上周,荷兰卫生部部长伊迪丝·席佩斯(Edith Schippers)应邀访华,她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荷兰目前的养老模式还是以领取养老金为主,当地并不流行“以房养老”。


  为荷兰推迟退休年龄辩护


  伊迪丝·席佩斯告诉记者,荷兰的退休养老金主要来自于政府的补贴和私人的储蓄。整套体系是为了能保证人们在退休时拿到最后月工资或平均税前工资的70%。具体而言,退休养老金由三部分组成:国家养老金(AOW)、雇员退休金以及私人储蓄或其他保险的补充。国家养老金人人有份,是中央政府发放的集体养老金,也是养老金最主要的部分;人们实际拿到的金额取决于家庭结构:单亲家庭高于单身人士,单身人士高于有配偶的人士。雇员退休金则是按月从工资中扣除,通过养老保险基金积攒的退休金,由雇主替雇员支付一部分。在这点上,荷兰的养老金体系跟中国类似。


  席佩斯表示,从今年开始,荷兰人的退休年龄已经从原先的65岁延长至了67岁。她并不认为推迟退休年龄是由于财政的紧缩政策,而主要是顺应荷兰的老龄化趋势。“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那么人们工作的时间自然也应该更长一些。”在她看来,这是让养老金体系可持续的不二选择。


  “如果你想要拥有一个可持续、稳定的养老系统,就必须做好随着人口结构发展而改变的准备。”伊迪丝·席佩斯举例说,“以前你能活到70岁,65岁退休,而现在你能活到90岁,67岁退休,这两种你愿意选择哪个?”她表示,未来的退休年龄还会根据人们的寿命增加而不断推迟。据荷兰统计局的预测,到2060年,退休年龄将推迟到71.5岁。在伊迪丝·席佩斯看来,不应该将老龄化看做是问题,而应是积极的挑战。“政府投入了大量金钱来改善医疗条件、治愈疾病让人们活得更久,那么我们也应该工作得更久一些,这是令人高兴的事。”


  家庭医生是关键


  如何让医疗体系可持续发展?伊迪丝·席佩斯提出,可持续的医疗体系中关键的一部分是家庭医生。在荷兰,每个人都会有家庭医生,人们上医院前必须先找家庭医生。“家庭医生的服务几乎占了整个医疗体系的90%。”看过家庭医生之后,才会去社区中心或医院接受更复杂的治疗。


  伊迪丝·席佩斯表示,现在中国还没有实现每个人都拥有家庭医生,但要想让医疗体系可持续,就必须推动家庭医生的发展。


  荷兰的医疗保健水平高且费用低,医疗体系覆盖全体公民,已经连续三年在欧洲消费者健康指数中位列第一。荷兰强调为所有公民提供医疗服务,在保持高质量的同时将费用维持在较低、较合理的水平。因此,第二次访华的伊迪丝·席佩斯也提出,希望中国和荷兰的合作可以实现“用更少的钱来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未来的荷兰会致力于从住院治疗过渡至健康护理人员看护、社区专业护理师看护,以支持慢性病患者的自我恢复,同时发展电子医疗,包括远距离医疗、在线治疗和预防等。而未来的中国不管是在家庭医生还是养老服务上,都需要更多更先进的设备、技术和专业人才。而此次荷兰卫生部的访华团就带来了许多在建立现代医院、护理和医疗技术培养等方面的专家,席佩斯希望中荷更密切的交流和合作可实现两国的共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