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代工厂员工调查:争着加班工资翻倍

2013年12月16日 55442次浏览

  近日,“苹果上海代工厂4名工人死亡,包括一名15岁童工”一事,得到了苹果公司及其代工厂和硕联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硕联合”)的证实。但苹果与和硕方面均回应称,调查显示死亡原因与工作条件无关


  晨报记者调查发现,和硕联合员工死亡事件实际发生在其子公司—位于浦东新区秀沿路3668号的昌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硕科技”)。


  这家坐落在浦东康桥的大型代工公司,占地3000多亩,拥有10余万名员工,附近餐厅、超市、邮局纷纷打上了 “昌硕店”的标识,“这里几乎就是一个‘昌硕城"。


  和硕联合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承认,死亡的4名员工在法定一天 8小时的工作时间外,都有加班,有的在周末,有的在晚上。和硕联合曾查询过他们的月工作时数,都在和客户(苹果公司)约定的时间之内,即每周工作时间限定在60小时以内。该工作人员同时强调,员工的加班都是自愿的。


  记者采访发现,“想加班也没法加”在昌硕城并不是个例。以正常人的思维,加班无疑是令人抗拒的,更何况是在周末或晚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会“自愿”加班?而作为一个有着10余万名代工工人的昌硕城,这种“自愿式”的加班又何以成为一种常态?


  “双加”能多拿两三千


  昌硕术语之“双加”:双休日都加班


  12月13日,午休时分,一位身穿蓝色皮夹克的女子在厂区门口左顾右盼,似乎在等人。她姓吴,7厂某车间机动组晚班工人。


  “我在等我老公,他是7厂流水线上的,做白班。”小吴今年25岁,但样貌似乎比她的年龄显得苍老,皮肤干燥,头发简单地扎了个马尾。她告诉记者,从今年初来昌硕上班,她已经在这里做了近一年,但岗位仍然是普工。


  “以前我在5厂,后来我老公想办法把我调去了7厂,7厂的活多,收入也相应提高了。”小吴说,她刚到7厂时,忙的时候几乎每周都“双加”,一个月难得休息几天。“双加”是昌硕人尽皆知的一个“术语”,指“双休日都加班”。


  “加班多好呀,你想想觉得不轻松,但进去就知道了,就是重复同样的活,简单没压力,不累。”小吴说得很轻巧,她说晚班一般是晚上8点50分点名,大都是临近次日早上9点下班,看似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有两顿饭和两次休息的时间,净工作时间在10.5个小时左右。“周末一般大家没事也都会加班,(因为)有双倍加班工资拿。”小吴说,除了在旺季出货量特别大的时候会被要求周末加班以外,平时周末的加班,“自愿”的成分多一些。“我们组里加班多的普工,一个月能拿五千多元,你不加班就拿两三千,换你你也不愿意啊。”


  她打趣地告诉记者,组长曾经想“撮合”他们小两口到一条产线上,但被她拒绝了。“我怕我俩在工作时打起来。”小吴说,他们夫妻俩有一个2岁的女儿,还在上海买了一套不大的公房,由双方父母出了首付,目前要按揭还款。


  临走时,小吴特别提醒记者,如果进厂工作是为了攒钱,可千万别去没什么活的厂:“他们淡季时甚至做3休4,一休息就花钱去了,可攒不了钱啊。”


  “淡季特想念加班的日子”


  昌硕术语之“下早班”:员工章程规定的8小时工作时间到点后下班


  一个娇小的身影提着满满一大袋零食,从公交车站向厂区慢慢走来。短发,牛仔裤和粉外套,稚气未脱的脸被风吹得通红。她姓黄,来自安徽,昌硕3厂流水线上的普工。


  “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大袋零食,一个礼拜的活又白干了。”小黄略带羞涩地说。她今年刚满20岁,中专毕业后就到老家所在的县城打工去了,当时每个月工资1100元。“老家那边女孩一般都在KTV、茶楼、服装店、宾馆这些地方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老乡的介绍下,坐长途车来到了上海,通过了昌硕的面试。


  小黄上的是白班,怎么会周五下午出来买零食呢?“最近是淡季,我们负责装配的产品销量不大,所以调休了。”小黄说,最近几周,她们都做4休3,收入远比不上旺季。


  “我们现在闲得很,想加班也没法加,不像6厂、7厂的。”小黄告诉记者,她半年前刚来的时候正赶上旺季,工作强度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我做白班,上午9点到晚上9点,中午和晚上总计有1个半小时的吃饭和休息时间。”


  即使是现在的淡季,工作日每天也要上12个小时的班。


  “一般不能‘下早班’,如果确实有事,要向组长报批。”小黄口中的“下早班”,也是昌硕员工的“术语”之一,指对白班员工而言,从上午9点上到下午5点,即员工章程规定的8小时工作时间到点后就下班。“闲下来就特别想念加班的日子。”小黄告诉记者,最近几个月以来,他们几乎都没有周末加班的指标,而在旺季一直都是“双加”。为此,小黄向组长打过三次报告,申请调职去7厂,但都无功而返。


  “申请被驳回了,因为想去7厂的人太多了,一个萝卜一个坑,有人出才能让人进呀。”在接连被拒后,小黄看开了,她表示再做几天就办离职手续,回老家过春节。明年是否还会回来?她表示再做打算。


  [关于社交]


  “朋友”就是QQ上亮着的头像


  这个大男孩有着一头黄发,留海长得几乎遮住了半边脸。


  “我在5厂,做iPhone4s、5c。”他说话时很腼腆,甚至不好意思看着记者。


  他是小王,遇见时,他正和工友结伴准备去路口的ATM机存钱。来自云南曲靖的他,1997年出生,今年刚刚16岁半。他曾在广东念了3年书,说话带有明显的广东腔。“毕业时有分配工作,但是我没去,我想自己来江浙一带看看。”就这样,他跑到苏州的工厂做工。


  3个月前,因为上海昌硕缺人手,包括他在内的一批员工被调来支援。“工作日算下来120元一天,双休日可能加班,算加班费。”


  他在昌硕干了3个月的晚班,已经习惯了这种作息:从晚上8点半到第二天早上8点半,12个小时,其中包括吃饭、休息的1.5个小时。


  小王的工作是测试手机,全程站着。他如此描述自己的工作:“把手机放在机器上,机器会自动运行测试软件,试试看手机能不能用,比如测它摄像头是不是正常……”


  对于工厂内的生活,他的评价大多都是“还可以”:宿舍上下铺,10人间,一个月交120元,房间“还可以”;吃得“还可以”,工厂给288元餐费,吃超了就自己付;工作环境“还可以”……


  说起收入,他也说“还可以”。“主要看加不加班,上个月没有加班才1800元,有点少。”他说,没有班可以加,他也没有办法;这个月的双休日,他加过班,“就可以多拿点”。


  除此之外,他平时的开销也只有去网吧,一小时2.5元。去掉上网的开销,他每月通常可以存下2000元。加班,他是期望的,因为1小时加班所得的酬劳13.97元,可以让他上5个多小时的网。


  “你平时有社交吗?”


  “什么?”


  “就是……你有朋友吗?平时和他们见面聊天吗?”


  除了站在身边的工友,他说“有”,从裤子口袋掏出了一部手机—联想的大屏幕触屏手机。他的QQ挂着“在线”,他指了指上面奇奇怪怪的名字,说“这是我的朋友”。


  这部1000多元的手机,就是他眼中的“社交”。


  说完,他马上关闭程序下线,很是珍惜流量。


  [关于未来]


  “不可能在这里干一辈子吧”


  记者与小王谈话时,他的工友—另一名男生始终在一旁安静地等候。他姓刘,来自江西,比小王年长一岁,与小王一样,在5厂流水线上担任测试员。


  小刘负责对手机的WiFi功能进行测试。谈及工作,他在言语间流露出一股淡淡的骄傲。“每部手机的WiFi测试需要120秒,旺季时我们的UPH超过两百,所以需要同一时间测试多部手机。”他马上解释,UPH是每小时产量的意思。“现在是淡季,不过UPH仍然有100多,一天要检测一千多台。”


  “每天从事相同的工作,会觉得腻吗?”面对记者的问题,小刘承认,工作确实比较单一,但由于自己的适应性不错,虽然才在这里干了三个多月,却已经习惯了工作,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小刘说,自己平时会跟工友们打打篮球,偶尔也会去网吧打游戏。他住的是10人一间的宿舍,跟小王上下铺。


  对于加班,他显得满不在乎。“加班没有别人说的那么恐怖,不算什么事。”小刘告诉记者,车间里那么多女工都自愿加班,作为男生显然没有逃避的理由。


  谈及未来,小刘有些迷惘。“暂时没有想好。这个厂是一个不错的平台,来这里就是为了磨练一下自己。”即便如此,小刘还是流露出了一丝不甘:“毕竟也不可能在这里干一辈子吧,过完年再去考虑这些。”


  [律师分析]


  “软强制”透支身体自愿加班超时也违法


  与外界想象不同的是,接受记者采访的众多昌硕员工,并不痛恨加班,很多人甚至期待着加班,或干脆申请调职去“活更多”的7厂。


  在精通劳动法的上海市陈海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陈海杰看来,造成员工和公司形成这样一种 “软强制”加班默契的原因有两点:“首先是利益的诱惑,每个劳动者都希望获得更高的劳动报酬,由于基本工资低,加班工资丰厚,使得员工对加班都趋之若鹜;其次是周围人包括企业营造出一种病态的氛围,大家都在加班,自己在这种无形的压力下不得已便向现实妥协。 ”


  陈海杰认为,这种“软强制”的加班默契,或许能让员工获得一时不错的报酬,但过高的工作负荷却是对身体的一种透支,可能会对今后自己的劳动权利形成影响。


  《劳动法》第36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同时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而《劳动法》第41条规定,如果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根据法条,不管是公司指示还是员工自愿,员工每月加班超过36小时就违反劳动法的规定。 ”陈海杰说,昌硕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招工简章虽未对员工加班作出书面要求,但却对加班工资有明确规定;而员工的加班费计算基数为每月的基本工资,即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在他看来,这样的规定不符合标准。


  “如果劳动合同的工资项目分为 ‘基本工资’、‘岗位工资’、‘职务工资’等,应当以各项工资的总和作为基数计发加班费,以‘基本工资’单独一项作为计算基数是不符合规定的。 ”陈海杰表示,应以员工的实际工资(包括工资、奖金、津贴、补贴)作为加班费计算基数,但不包括加班费、伙食补助和劳动保护补贴。


  昌硕去年曾因超时加班被罚


  苹果方面曾表示,与代工厂之间在用工时间上有明确约定。最新的《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中,包括了劳工权益与人权等几大方面的行为准则。“《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将每周工作时间限定在60小时以内(特殊情况除外),而且所有加班必须是自愿的。”


  和硕联合方面也承认,员工的工作时数是符合和硕与客户(苹果)的约定的。“根据不同的产品规划,有些生产线出现周末加班的情况。但每个员工的月工作时数都在统计掌控之中,控制在标准范围内。关于加班这一点,当初员工进来时也有明确告知。”


  和硕联合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强调,员工的加班都是自愿的,和硕联合也定期把工作时数反馈给苹果。


  近期,浦东新区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曾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作为苹果公司的代加工企业,昌硕公司的用工数量居全市之首,是市区两级劳动监察部门的重点监管企业。而就在去年,因超时加班,劳动监察部门曾对昌硕公司进行过处罚。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