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工作没教会我的事,我却在离婚中学到了

2016年04月14日 24226次浏览
离婚那年,我三十周岁。我没有细想过将来。待我缓过一口气来,环顾四方,发现自己三十出头,离异,白白胖胖,工作忙得昏天黑地,属于「圣斗士级的剩女」。

在那段心情很差、自杀的小念头让人害怕的时间里,我什么都试了。

我是一朵向日葵,我趴在泥里,我的脸还向着太阳。

这就是离婚教我的事。结束一条道路的唯一办法,就是走完它。

 

领英用户(LinkedIn Member)邱天 Autumn Qiu , 小赢理财CMO,曾就职于亚马逊、麦肯锡。





我十来岁的时候,坐在上海市二中蓝色窗帘的教室里,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和边上的女孩子们飞快地用笔交谈,细细密密的黑钢笔字,写在卡哇伊的粉色信笺上,话题以爱情为主,昨夜的电视剧情、同班的心动男生和邻座扭扭捏捏放电的小情侣们。初中毕业时,我将那些纸条收起,装进一个淡绿色纸包,在上面写上「一片冰心在玉壶」,封存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