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萨缪尔森的儿媳:数据绩效,真的很让人反感

2015年12月29日 27490次浏览


我父亲是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我在那里读本科学位。当时我正处于青春叛逆期,因此不想接触与经济学有关的一切学科,相关课程一门也不曾选修。毕业之后,我去了哈佛法学院,然后学了5年的法律。

我让步于家族基因的第一个迹象是,我将最终的结婚对象带回家:他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的儿子。后来,对法律心生厌倦的我选择去MIT学习管理,一个需要选修经济学课程的科目。

我完成学业时,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因此我希望从事一些兼职工作。经济咨询是一种能以项目形式完成,而且似乎可以让我适度安排时间的工作。但当时是20世纪80年代,很多雇主却不这么认为。在经历的众多面试中,我被告知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然后就再没有任何回复。最终一家规模较小的咨询公司雇用了我。我只是歪打正着地进了这个行业,对此完全没有做什么大的规划,但是我很喜欢这个工作。经济咨询关乎的是复杂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