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家具之2006年9月

2006年10月29日 151434次浏览
作者 : 搅茶公子

 

9月29日

个人空间,暂时关闭。

昨夜一时兴起,在新浪博客注册了个新家。一遍糊里糊涂地设订着图片,音乐,一遍随意地浏览着一些不认识的或熟悉的名字的博客。或许是累了,倦了,突然觉得乏味以极。

混乱的世界,每个人都急不可耐地向这个原本已经拥挤不堪的世界里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然而,我们究竟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值得去释放到浩如烟海的网络空气里。恒河一粒砂,借点水光,仍然是混沌沉迷。

时间的河,慢慢的流。慢慢的我们都变了。保留那么多过去的痴妄的记忆,又有何必要。剖析太多一时的迷惘,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仍然会开心,骄傲,充实,空虚,痛苦,失落,迷惑。只是不说,不说,一切还都在。

新浪的新家,还没装修完全。且空置。MSN上的小呆的家,也暂时关闭了。

不说,不写,不表达,不渲染,我仍然在这里。




 




9月21日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沈阳在我,是否一个注定孤独的地方??为何在沈阳的任何缘分,都是短暂的。


G走了,先我一步去了北京。给北京的和静园艺术中心搞工程装修。他是茶楼的保安队长,很有思想,又什么都会,从会馆装修开始便负责水电维修之类的工作,是会馆的元老级职员。比我小两岁,面相却比我老的多,看起来踏实稳重。浓重的东北口音,粗糙的长像,性格是标准的东北男孩。


最初G在会馆,每次下夜班,都是他送我。途中偶尔聊聊天。后来他调到俱乐部了,反倒因为我也渐渐接近管理层,开始在工作上有了一点交往,聊的多了,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很放心的跟他交往。因为他不是文质彬彬的文学青年,而是摔打惯了的开心的“坏孩子”,很会打架,走夜路有他在身边很安全。因为他是典型东北男人的大气性格,粗旷淳朴,我这个剽悍而不拘小节的东北悍妇跟他交往可以很轻松随便。因为他颇有点大男子主义却不记仇,所以我可以放心地跟他找茬吵架再和好。因为他什么都会修,我一人独居,很多束手无策的状况他都能帮我解决。因为他薪水微薄,不会在送我一套几千块钱的化妆品或一叠百元钞票作小费后约我出去吃饭。因为他不但没有成家而且没有女朋友,我需要陪伴或帮助的时候总能找到他。当然,最主要的,是我们聊的来。一种无关风月的默契。当我寂寞的时候,如果我不想跟些小美女聊小费化妆品电影明星,又不想跟那些想找情人的大款客人们去吃烛光晚餐,那么唯一的人选就是G了。于是我们经常在下班后,无论早班中班还是夜班,坐在街边的排挡前,吃烤串,涮肚,喝啤酒和二锅头,抽白沙或者中南海,吹牛聊天。或者在我家用自来水煮开泡茶喝。在和静园呆久了,他又在茶上比较用心,对很多茶的了解,胜过很多每天坐在茶桌前却心不在焉的茶艺员。虽然不能跟他聊些思想层面和唯美的东西,共同语言在某些方面是相当有限的,但是,他是个让我觉得轻松而安全的朋友。


然而G也走了。去北京了。当然,联系并没有断,我们仍然是朋友,将来也会在北京重逢,可是在沈阳,我又是孤单的无计可施了。来沈阳半年多了,迎来送往了几段或深或浅,或友或爱的短暂缘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孤单。


老粉说:越孤独越勇敢,是么??当我与众多的有缘人一次有一次地相望于江湖,我明白,孤独是必然的,勇敢是必须的。





 




9月11日

阴阳师的舞蹈


 

今天一晚上都在网上流连,下载了很多音乐。看了很多精彩的视频资料。觉得心里胀的满满的,急待于人分享。

上面的链接,是一个阴阳师的舞蹈。看得我入神极了。很有冲击力,很大气的音乐,美中不足是有点太国际化了。很有张力而又轻盈的舞蹈。这不是男人,这是一片穿着裤子的云……据说人们是这样形容阴阳师的舞蹈的。音乐并不是和式旋律(遗憾),用的似乎大部分是西洋乐器,那舞蹈,几个旋转跳跃的动作,也并不是最典型的日本舞。然而,风情还是足的。也许是那魅惑的衣妆吧。

 

这几日又在休息。呵呵,入秋了,可我们还是死守着换装的时间。外面的行人已经穿上夹克衫大外套了,我们仍然是坎袖的单旗袍,丝袜,在门口站位。冻得人快要僵住了。而我又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去打个电话给那些常找我泡茶的客人,约他们来喝茶,以便可以有借口快快躲到温暖的包房里去。这样硬抗下来,赶上倒霉了,肚子痛得死了都不嫌过。只好又休了两天。

 

在考虑要不要在清华学习一个酒店管理的研究生进修课程。不想让自己的日子留空。滕军的研究生只能是从长计议,一时间无法去破釜沉舟地赌这个梦。毕竟工作和实际的能力更加重要。但是也不愿意把学习遥遥无期地推下去。事业的关联度上,这个专业是有用的,边做实际工作边学下来,也能给单调的茶艺小姐生活添点充实积极的内容。只是,如果认真去做了,那份辛劳奔波,和经济上的拮据,真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才能应对了。

 

想来也无奈。自己是不是命中不聚财??怎么总是搞得跟个灰姑娘一样。现在的世界,可没有王子和魔法来给你水晶鞋和大马车。只能靠自己的心中成算。而我……唉。不说也罢。明天究竟是不是会更好呢。

 

等去买个招财猫来摆着。




 




9月9日

碎了

今天早上,那个陪了我八年的玛瑙发卡碎了。

随意地把它别在头发上,站在穿衣镜前琢磨穿什么衣服好。忽听脑后啪的一响。发卡的簧扣自动崩开了,发卡从一米六左右的高度坠落,摔在地上,碎做三段。我蹲下身来,一段一段地捡起发卡的残片,一时有些失落。

这个发卡是考上大学那年,跟jessica逛街,在黑大旁边的地摊上买的。漫漫的玛瑙饰品,一眼看中了这个发卡。很便宜。记得好像是10块钱。说是玛瑙,地摊上的便宜货,卖的人那么一说,买的人那么一听,谁也不会当真,到底是什么做的,都无所谓,我只当它是玛瑙了。颜色红润,带有糅合的纹理,很朴素的形状,很柔滑美丽的光泽。即使只是廉价的石头,然而,不可否认,它是很美丽的,素朴大方而又雅致的美丽。

从此,无论是囊中羞涩的学生时代,还是丰衣足食,动不动就百十来块钱买个“依泰莲娜”的时候,无论是要打扮的相当的时尚去陪前日的家人赴约,还是单身后不修边幅地去跟朋友喝茶,这个卡子都很协调地派上用场。方便搭配,既可以显得朴素,又可以显得华美。对于我的大部分衣服,当我不知道该如何搭配发饰的时候,就把它扣上,基本上都能有很不错的效果。而且很奇怪,它很结实。

然而,八年之后的今天,它终于碎掉了。它只有八年的缘分,来守护我的美丽。舍不得。

然而,八年的相伴,比许多人间的缘分,已经长太多了……




 




9月5日

在沈阳度过的第一个秋天……

天凉下来了。秋天的气味很浓很浓。清凉干爽的空气很透明,阳光是金黄色的,让我想起哈尔滨的秋。

不知为何,秋天的气味总是令我怀想万千的。是一个适合缅怀的季节。经常在秋日,不由自主地放慢一贯急匆匆的脚步。

搬家了,新家宽敞而明亮,非常舒适。而且花费比以前的住处并不太多。妈妈来了,帮我安顿整理,有理家高手出招,于是新家更加便利温暖。

妈妈真的是个很温暖的女人。只要有她,一切都那么舒适啊。她为人宽和,气质娴静,最擅长安慰宽解,当然也有点唠叨……嘿嘿。总要把我的每一个细微的伤痕,来乘十乘百地加在心上,为我辛酸伤痛。是个相当脆弱又坚强的妈妈啊。

早上妈妈回去了。留下满室的安静。突然觉得很寂寞。不知道现在在火车上的妈妈在想什么呢。

工作还在进行。虽然有了很多令人不快的音符。但是,仍然能够按着自己的方向,大胆前行。不想做懦夫,不想动不动就走回头路。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