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在职养2个退休 沪290万人享养老金财政压力大

2009年04月02日 119137次浏览

流动性、安全性和收益性,再次考验上海社保体系。


  上海老年人首度突破300万,这是上海市民政局上周发布的《2008年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信息》所透露的信息。


  该信息披露的另一个关键数据,更是震惊上海:该市享受各类养老金的人数达到了290.06万人。


  对于目前本就负担深重的上海财政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压力来源于上海养老金的现实图景:缴的少,支出的多。


  本报记者获悉,2008年市本级财政支出不到900多亿,用于弥补社保的窟窿是170多亿,占比18%,全国没有,上海独此一份。


  对于上海社保系统内的这个大“窟窿”,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市长韩正、副市长胡延照等,已经在不同的场合,表示出担忧。


  如在今年的上海“两会”期间,在一个小范围会议上,俞正声表示,“我们社保基金严重穿底”。


  “社保基金就是这手收那手支,收小于支。怎么办呢?财政就要托底。去年托底托了一百七八十个亿,而且市本级的百分之十七八是用来充社保基金的不足。今年又要增长六七十个亿,市本级必须保持百分之六七的增长,才能把社保的窟窿给补上。”俞正声严肃地说,“今年市本级能增长百分之六七吗?恐怕做不到。”


  “我到上海以后感觉非常突出的矛盾就是财政上的问题。”俞正声表示,“上海确实有钱,但上海面临的财政支出的压力很大。”


  显然,多渠道扩充社保养老金缴纳,成为上海当下的紧迫之举。上海市政府相关课题组的调研报告分析,未来上海老龄人口将呈现几何级增长,老龄化问题将接踵而至,上海亟待找到对应之策。


   三个在职养两个退休人员


  对于上海来说,这是一个必须直面的现实: 1.5比1的赡养比,就是说每3个在职的上海人要养2个退休的,而全国这一平均是3.2个人养1个人。


  这个看似微小差别的数据,给上海增加的压力却是空前的。


  韩正在一次相关会议上透露,上海的统筹基金的缺口,一定要财政去补,2008年上海全市退休职工人均加200块,全市大概总支出一年是73亿,今年1月1日,上海继续给退休的职工按照10%的比例加养老金,这10%,全市全年支出达到62亿。“即使后面新政都不出台,按照静态的政策情况,今年财政又要再贴126多亿。”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上海市2008年市本级财政收支完成表》则显示,在2008上海市本级支出执行数994.5亿中,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达172.2亿,在16个大项支出里,仅次于230亿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支出。


  “上海民生的第一大问题,就是社保问题。”在2009年1月13日,上海“两会”第一天,与浦东代表座谈会上,俞正声在总结发言时直言不讳,“广东去年的社保结余是一千八九百亿,什么道理呢?外来务工的年轻人多,把大批的社保都缴纳在那里了,他不像上海老工人那么多,上海参加社保的人越来越少,户籍又卡的很死,收的越来越少,支出的越来越多。”


  “所以包括户籍在内的人才口子要开大一点,包括拿居住证的凡是符合条件,尽可能参加我们的社保,不用搞那么死。”


  就在此前的一天,在参加“以创业带动就业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专题审议会上,有一位代表提出,是否可以让新就业人员在见习期间减免企业养老金缴纳部分,从而帮扶企业过冬。


  分管劳动和社会保障领域工作的上海市副市长胡延照回应,今年市本级财政将增加5%,1100多亿的市级财政增加5%就是55亿,单发养老金都不够。“养老金并不是财政,是我们所有参加人的钱,不能随便给,现在城乡差别要缩小,人家还要求农民的养老金要提高,压力不小。”


  按惯例,各城市养老金每年都要增加一部分,“上海养老金全国最高,再提高上海就一点竞争力都没了”。


  “现在上海有310万退休职工,未来最高峰会到500万,现在80岁以上的老人有50万人,将来会有100万,上海老龄化的问题是相当艰巨的,我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化解这个矛盾。”胡延照说。


   老龄人口将迅猛增长


  老龄化这个发达国家无法避免的问题,在上海悄无声息的来了。


  去年底,在上海召开的“2008老龄事业发展国际研讨会”公布的数据预测,2010年,上海老年人口总数将达312万人,约占总人口的23%。


  2011年至2030年是老龄化人口迅猛增长期,曾组织过《上海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对养老保险的影响及其对策》课题组的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社会保险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戴律国在其论文中如此阐释:在这20年间,60岁及其以上的户籍老年人口至2030年将猛增到561.26万人,平均每年增加11.78万人,最迅猛的是2017年,当年就增加24.64万人。


  “这一时期,上海人口老龄化乃至高龄化将为世界之罕见,从图形上看,犹如原子弹爆炸时形成的蘑菇形,而这批老人都是20世纪50年代生育高峰出生的人口,将对任何一届政府产生一个严峻考验。”戴律国透露。


  事实上,早在2002年戴律国就建议,从当时的本届政府开始,就要作出经济、社会可持续稳定发展的长远规划,确保未来高峰期间,老年人能幸福地安度晚年。


  即便是当下的形势,不仅是养老金的缺口,仅养老院的建设就让上海市政府颇为头疼。


  胡延照表示:“我们现在多用工厂等成本低的地方作为养老院,但市区的养老人口又不肯去郊区。”


  2005年,上海市政府把“建1万张养老床位”设为一年一度的实事项目,几年过去,问题接踵而来。


  如上海普陀区社会福利院地处近中心城区,目前已有220张床位,远不符合该区养老需求,许多老人依旧排队希望进入。


  与此相反,上海郊区松江区叶榭镇,有一个拥有300个床位的“银叶港湾敬老院”开业已近一年,迄今收住的老人不过58位,有80%的床位闲置。


  胡延照表示,这是上海人固有的观念,在市区住了那么久,更不喜欢到郊区养老。


  “如将外来就业人员纳入上海的养老保险,他们的基本养老保险又怎么计算?他们是否将准备承受未来最高峰值740万老年人口的养老保险?”戴律国对此疑问。


  而就在上海推出户籍新政之后,上述系列问题也在抓紧研究之中。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近日公布,目前正在会同相关部门抓紧制定实施细则与操作规程。初步估计,实施细则会在七、八月前出台。


  但面对老龄化的紧张趋势,新户籍制度,由于实际上的过高“转正”门槛,能够吸引多少持居住证外地人,这是一个问题。


  不过,历经上海社保案之后,随着此番老龄化的加剧,是否能够重新打开社保基金的收益性尝试大门,这是上海不能回避的问题。记者 赵飞飞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