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童工拷问管理模式:惟一出路是加薪

2012年10月19日 70675次浏览

        10月17日下午,富士康大陆总部工作人员面对记者的采访时称:“本公司目前不就童工事件发表任何评论,一切事项以之前的声明为准。如果有进一步的情况,也会以声明的形式告知社会。”


  10月16日晚间,科技博客AppleInsider报道,富士康周四公布了一个内部调查文件,称公司非法雇用了一些童工,最小的年仅14岁。富士康称他们已采取措施解决问题,将对此起违规事件“负全部责任”,并对所雇用的未成年学生工表示抱歉。


  一切起源于工人权利保护组织中国劳工观察10月1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揭露富士康雇佣14岁到16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实习生。


  为降低成本?


  “中国劳工观察”组织在10月1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在学校送去和烟台工厂聘用的实习生中,有“一小部分”的年龄在14岁到16岁之间。这些未成年实习生的问题加重了过去3年时间里富士康中国工厂的劳工问题,如自杀、群殴和罢工等。而雇佣童工究竟是富士康授意还是当地分工厂的个体行为,网络上争执不休。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这一次童工事件完全是富士康和当地政府不断追求降低成本所造成的。“富士康总有一种思维,那就是为了提高利润要不断降低成本。之前江苏盐城那边雇佣大学生的事件,还有这次山东烟台雇佣童工的事件都是降低成本的手段。当地政府为了GDP,在目前劳动力紧张的情况下,为了招商引资,答应富士康的一切条件。现在遇到情况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就都出现了。”


  通信行业高级分析师王志光却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这次招募童工事件并不是富士康或郭台铭的授意,而是分工厂的个体行为。他对记者说:“雇佣童工显然是违法行为,郭台铭不会做,也不符合他的风格。这肯定是烟台工厂的个体行为,和富士康总部无关。”


        生产模式已过时?


  近日,新美亚(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陈伯强表示,代工企业不会因为成本上升而离开中国,因为中国的员工能够做到绝对服从,可塑性强。但是,目前这一观点已经受到越来越多事实的挑战。


  9月23日23时至24日3时,富士康太原工厂两千余名工人与保安发生冲突。这起群殴事件反映了其背后的富士康的管理以及更严重的劳资关系紧张的问题。王志光认为,新一代的农民工早已不同于往日了:“现在的农民工大部分都是90后,他们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没有受过委屈,内心也不能接受富士康军事化的管理文化。所以,冲突是必然的。”


  谢国忠也认为,由于新一代农民工的产生,富士康的管理模式也越来越不能够适应员工个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工人选择富士康的原因,往往是家里有兄弟姐妹要上学,父母亲生病需要钱看病等等,所以他们能够忍耐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但是现在的工人都是独生子女,没有这样的负担,容忍度也就大大降低了。”


  同时,谢国忠认为,由于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富士康为了提高利润而不断降低生产成本的思维方式也早已经过时。他说:“台资企业大部分都是劳动力密集型的企业,这一模式从来没有改变或者转型,这是由于台企并不像德国或日本企业一样真正具备高科技。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升和中国劳动力现状的变化,这一模式早已行不通了。”


  惟一出路是加薪


  去年,富士康老板郭台铭在员工联欢会上宣布,计划在3年里为公司在大陆的工厂引进100万台机器人。但迄今为止,富士康推进机器人的进展并不像之前郭台铭预计的那样顺利,现在上马的机器人数量不到郭台铭当时说的1/20。目前机器人已经用在了苹果的iPhone和iPad的生产上,“主要是在一些简单、重复、枯燥的工艺上,如粉刷、检测、焊接。”


  对于郭台铭提出要用机器人代替工人的想法,谢国忠说:“这肯定是难以实现的,首先,郭台铭提出这个想法主要目的是给当地政府施压,告诉他们富士康是来去自由的,地点可以转移,连劳工都可以用机器人代替;其次,电子科技产业是瞬息万变的,生产线上的操作也会十分复杂,机器人是无法做到完全替代工人的。”


  如何面对劳工,和劳工冲突不断的富士康该往何处去?谢国忠认为,目前惟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加薪:“富士康工人的薪水应加到现在的一倍以上。既然要劳工忍受军事化的生产模式,那么就只能用金钱来换取劳工的牺牲。这是惟一的出路。”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