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年金缘何难成养老“第二支柱”

2013年03月27日 64958次浏览

  企业年金,是指企业及其职工在依法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在政府优惠政策的鼓励下,自愿建立的福利计划,它对补充养老保险起到重要作用。自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逐步建立起以基本养老、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为三大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因此企业年金也有“养老第二支柱”之称。


  2004年,《企业年金试行办法》正式施行后,企业年金开始备受社会各界关注。不过,相比业内的期待,企业年金成长的速度并不算快,尤其是在山东,企业年金要成为养老保障的“第二支柱”,任重而道远。


  近日,保监会公布了五大养老保险公司(太平养老、平安养老、国寿养老、长江养老和泰康养老)2012年企业年金业务情况表:2012年,企业年金缴费总额为661.7亿元,同比增长61.2%;受托管理资产规模2009亿元,同比增长45.8%;投资管理资产规模同比增长29.2%、达到1711亿元。


  这组数据之所以吸引眼球,是因为有人认为,随着企业年金基金的扩大,国、民企职工之间的福利鸿沟正在缩小。但记者调查发现,实际情况不尽相同。


  央企抗压能力强


  成为年金“主力军”


  据记者调查了解,目前省内建立企业年金的多为央企驻鲁分公司企业,在铁路、电力、航空等行业,很多企业早已建立起企业年金,企业年金也因此被称为“富人俱乐部”。


  一家拥有委托人资质的保险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建立年金的企业多比较低调,“不愿多说”。


  记者从泰康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总部(下称“泰康养老”)了解到,在该公司的企业年金客户中,国企能占到80%以上,民营中小企业微乎其微。


  “受近两年经济形势影响,省内中小企业效益状况并不好,大部分企业难以承受过重的负担。同时,大部分企业对年金认知程度还远远不够。”泰康养老年金部总经理刘沐山表示。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负担能力不足是企业年金市场发展的主要阻力,尤其在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市场竞争激烈,企业员工众多、利润率低,没有能力支付年金。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出于对投资收益的担心持观望态度。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寿养老”)客户服务部总经理陈萍认为,年金基金的收益率波动可能会影响部分企业的积极性。


  “虽然是专业投资机构运作,但投资收益终归是会随市场波动的。”陈萍表示,去年是近几年中最好的一年,国寿养老的收益率超过了6%。前几年则不太好,业内平均收益率有时连4%都达不到。


  刘沐山表示,有些加入企业年金计划的民营中小企业,未必是真心愿意。有些是碍于和银行的关系去做的,“卖个面子给银行”。


  即便是已经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贫富差距也是存在的。有的企业执行的是国家最高缴费标准,即企业缴费部分占到上年工资总额8.33%的上限,把政策“用足”,有的企业则只缴到3%、4%。


  省管企业顾虑多


  尚未参与年金市场


  企业年金在山东的推广速度,与全国相较为慢。记者从省内多家有企业年金受托资质的金融机构了解到,目前省内大部分国资企业尚未参与企业年金计划,是因为省管企业的主管部门尚未许可。


  有业内人士分析原因称:办理企业年金会增加企业成本,影响企业当年利润率,降低国企上缴利税水平。“也许是相关主管部门认为开放企业年金的时机还不成熟。此外,分配方案的公平性也不容易把握,尤其是同行业、同地区内,分配不均衡极易引发非议。”省内一家保险公司的分析人士这样说。


  该分析人士称,更麻烦的是已退休的职工。“按旧办法退休的老职工,面对在岗员工优厚的新政策,是否会有不满情绪?企业对已退休职工的待遇是否需调整?如何调整?这些问题都得考虑到。”在同一个单位中,国企高层领导的工资水平往往比普通员工高得多,体现在企业年金中,就是个人缴费数倍于普通员工。“这样不符合普惠制的福利目标,退休后的福利差距不能越拉越大,否则容易激化矛盾。”


  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仍未对省管企业开放企业年金市场只有山东、河北、重庆等省市。


  业界呼吁


  尽早试行“税收递延”


  “许多企业职工对参与企业年金的积极性不高,认为建立企业年金不如发奖金、加工资或者缴纳住房公积金实惠。”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下称“平安养老”)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企业职工缺乏对制度性养老的基本认识。


  对于优秀人才而言,企业年金相当于一副“金手铐”。“求职者肯定更愿意去给两份养老金的企业,企业缴费的比例越高,对求职者来说,放弃的成本就越高。”刘沐山说。


  企业年金普及率不高的重要原因,还有税收优惠的水平,按现行政策,企业建立企业年金计划,可在职工工资总额5%以内取得税收优惠。个人缴费部分没有税收优惠政策,同时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业界呼吁有关部门尽早出台针对个人缴费部分的税收优惠政策。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公司董事长王滨就建议,应借鉴美国等国家税收优惠政策的经验,在企业年金运行中,适当提高企业缴费的税收优惠幅度,并对个人缴费部分采取税收递延的方式。


  所谓个人缴费税收递延,是指将前端征税改为后端征税,即在缴费时不征收所得税,改在支取退休金时征取。养老保险税收递延对投保人有非常大的税收优惠,也是国际上针对个人养老保险的普遍做法。


  “现在的个税起征点是3500元,假如一个职工的工资是4500元,那他拿出1000元出来做年金,就不用缴个人所得税了。到了退休领退休金时,才开始计算个税。但那时候个税起征点可能提高了,职工可能又不用缴个税了。”刘沐山说,税收递延可降低个人的税务负担,并鼓励个人参与商业保险,提高养老质量。


  此前有媒体消息称,上海税延养老保险试点已在酝酿和研究中,不过,企业年金税延政策出台,恐怕更需时日。“行业内针对企业年金个人缴费的个税递延,已经呼吁了很多年了。不过试点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成形。”陈萍如是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