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首善陷280亿债务危机,曝欠薪两月,承诺捐款超180亿

2018年10月11日 734次浏览

文|AI财经社 刘碎平


编|祝同



“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资金链紧张,在圈内已是公开的秘密。不过,遭员工自曝欠薪两月的消息传来,还是让人不胜唏嘘。


10月10日,刚从东方园林离职的员工王磊(化名)向AI财经社爆料称,“(自己)已经两个月没领工资了。”不只王磊本人没领到工资,他表示,集团发工资都是集体发,目前除了给残疾人的工资按时发着,其他正常在职员工和部分近期离职员工都没有领到工资。


据一位接近公司财务的知情人士透露,公司账面资金确实不够充裕,不然也不可能发不出工资。而在此连锁反应下,离职员工也越来越多,其中包括一些中层员工。据东方园林2018半年报显示,其应付职工薪酬高达1.23亿元。


为此,AI财经社多次拨打东方园林董秘电话,但无人接听。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前一天,东方园林还发公告对外称,近日收到安徽省枞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来的《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收到枞阳县城区水环境综合治理PPP项目的中标联合体。据公告显示,项目总投资为21.48亿元,合作期限15年,其中建设期3年,运营维护期12年。


ppp项目成隐忧?


在王磊看来,正是与政府合作的ppp项目才导致公司出现目前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ppp项目,即公司作为社会资本方,和政府或其代表方共同设立项目公司,并通过项目公司实现对PPP项目的投资、融资、建设、运营等功能。


“公司主要运营的业务是和政府合作的PPP项目,大多是工程类的,项目大、工期长、回款慢。“王磊解释,工程类的项目,不是一个完成后再做另一个,而是要同时开工,前期投入很大。


而据有关媒体引援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报道,PPP其实是把双刃剑,虽然能带来规模的快速提升,但战线太长,周期性过长,会占用大量资金。而且,随着国家层面近期对PPP的清理整顿,银行贷款收紧,现金流紧张问题随之凸显。


尽管存在风险,仍然挡不住东方园林在全国攻城略地,不断拿下ppp项目,成为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旅游等PPP细分领域的重要社会资本方。AI财经社查询其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共计中标36个PPP项目,涉及水环境综合治理、全域旅游和乡村振兴等领域,中标金额约为339.48亿元。而在2017年度,东方园林共中标PPP项目88个,累计投资额1434.51亿元,业务范围遍布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事实上,除了东方园林在ppp项目上的扩张,早年大举并购也为如今的东方园林埋下了不少隐患。


2015年,东方园林以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方式购买了中山环保、上海立源各100%股权。在固体废物处理方面,又收购了申能固环保60%股权、苏州市吴中区固体废弃物处理有限公司80%股权、金源铜业100%股权。


在当年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何巧女表示,“今年并购花费30多亿元后,东方园林将在明年继续并购200亿元的环保相关产业。”然而,在收购与消化的过程中,东方园林的净利润连年出现下降,2013至2015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8.89亿元、6.48亿元、6.02亿元,负债却在连年增加。


尽管如此,何巧女在买买买的路上,并没有松懈。据9月22日公告,东方园林正在筹划发行股份购买雅安东方碧峰峡旅游有限公司,该项交易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并购和ppp项目上展现出迅猛攻势的东方园林,正面临着由此带来的巨大的后遗症。


东方园林2018年半年报中,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显示,报告期末,存货为140.91亿元,占总资产的35%左右。存货高企则意味着有不小的资产减值风险。截止到2018年6月30日,公司工程项目累计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2922.30万元。


应收账款也在不断上升。2015-2017年末以及2018年上半年,东方园林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为37.89 亿元、51.24亿元、74.71亿元和91.11亿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21.41%、 21.34%、21.28%和23%,应收款项的回收周期一般在3年左右。


此外,半年报显示,由于上年同期处置子公司收回投资款增加以及报告期内公司构建固定资产支付的现金增加,导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23亿元;由于报告期内公司投资净流出增加,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12.19亿元。而在半年报中,东方园林合计受限资产高达25.17亿元。



靠发债、股权质押融资


1992年,何巧女开始涉足园林业,一开始只是一个卖花姑娘。1995年前后,借助日渐升温的房地产市场,何巧女抓住了地产园林的商机,并越做越大。2009年,东方园林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园林第一股。实现了从传统园林景观行业转变成生态环境建设运营企业后,当前,东方园林的主要业务包括水环境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全域旅游等业务体系。


在现金流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东方园林和实控人何巧女也在积极地通过发行债券和股权质押等方式融资。


然而,在发行债券的路上,东方园林并不是一帆风顺。今年1月19日,东方园林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准,发行15亿元公司债。5月15日,东方园林发布了债券募集说明书。说明书显示,东方园林打算发行10亿元债券,其中5亿元拟用于偿还之前的一笔债务(即今年5月22日到期的超短融SCP002,总规模为8亿元),剩余资金拟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意外的是,在东方园林5月20日晚间的公告中显示,其10亿元的发债计划,只有品种一卖出5000万元,票面利率7%;品种二无实际发行规模。


发债的同时,也使得东方园林陷入了一片质疑之中。今年5月24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预计2018年6月和第四季度回款完全可以覆盖公司年内到期债券,不过,却遭到媒体“借新债还旧债”的质疑。公开数据显示,东方园林今年需要兑付的尚未到期债券共计29亿元。


在发债受阻的情况下,何巧女走上了股权质押融资的道路。据有关媒体报道,5月29日的公告显示,5月25日何巧女向第一创业证券、五矿证券、华创证券、国海证券各质押2324万股、122万股、300万股、360万股,分别占其持股2.09%、0.11%、0.27%、0.32%。4笔质押合计3106万股,是其持股的2.79%。不过,这条公告很快就被删除。


8月29日公告显示,何巧女共持有公司11.1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1.52%。唐凯(何巧女之夫)共持有公司2.0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65%。截至该公告日,何巧女累计质押股份数为8.01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1.95%,占公司总股本的29.87%。何巧女和唐凯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占其持股总数的63.70%。


高比例质押和债券的发行,也使得东方园林有不小的偿债压力。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东方园林资产负债率高达70%,其中,负债总计281.94亿元,短期借款为33.95亿元。


董事长是女首善,与马化腾一起做慈善


事实上,从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的社会活动来看,她表现得相当大方,丝毫看不出这是一家资金链紧张,又陷入欠薪风波的上市企业。


近年来,何巧女在慈善上的表现,让很多企业家望成莫及。2012年,何巧女成立北京巧女基金会。2015年9月,她承诺捐赠个人持有的7630万股东方园林股票(2015年8月价值约29亿元),以个人减持股票后的现金捐赠给巧女公益基金会。3个月后,何巧女又联合比尔·盖茨、老牛基金会创始人牛根生等五名中外慈善家,在深圳联合成立国际公益学院。



此前后两大举动,令何巧女声名大噪。2016年,何巧女以29亿元的捐赠数额位列胡润慈善榜第三名,也成为中国首位女首善,前两位为腾讯的马化腾和陈一丹。此榜单以其股票换算后的29亿元现金进行排名。


2016年,何巧女继续在对外承诺捐赠上越走越远。据《中国慈善家》统计,2016年,何巧女承诺捐赠累计金额为60多亿元人民币。同年,在第15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何巧女表态,“希望巧女公益基金会在10年内募集200亿元”。


2017年,何巧女又做一件轰动一时的承诺捐赠事件。2017年10月,何巧女在摩纳哥举办的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议上宣布,捐出15亿美元,用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这一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摩纳哥宣布,何巧女成为全球第15位“自然守护者”,这意味着,她的环保公益行动获得了国际认可。


“承诺捐赠和捐赠,这是完全的两回事,承诺捐赠有一个非常科学的规划,我们基金会也正在策划当中。”据《南方都市报》今年2月报道,巧女基金会的负责人曾这样回应记者对这笔15亿美元捐赠的追问。


而相关媒体报道称,有知情人透露,“她到底捐了多少,承诺了多少,兑现了多少,他们(东方园林)自己都说不清了。”


据《何巧女的捐赠清单》一文统计,近几年何巧女的承诺捐赠已超过180亿元。当前,东方园林的总市值为269亿元,按何巧女持股比例41.52%计算,其身家至少有111.69亿元,而其对外承诺捐赠则远远超出其在东方园林所持股份的市值,况且,何巧女当前大部分股份还处于质押当中。


2018年《胡润百富榜》显示,何巧女、唐凯夫妇以220亿身家,排在第139位。值得注意的是,与2017年相比,仅仅一年的时间,何巧女夫妇身家就减少了45亿元,排名则靠后了42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