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倒闭潮:平台“消失”、供应商追债、员工报警讨薪

2017年12月15日 497次浏览


  文 | 戈森


  现金贷的监管风暴之后,数家平台被曝出倒闭。


  “今天去公司门口,发现门牌都换了,变成了一家婚庆公司”,一家现金贷的员工称。


  而另一家现金贷公司已开始倒闭清算,还拖欠供应商一些费用,“可以上门来搬电脑、台灯、插线板,值钱的都可以拿走抵账”。


  行业洗牌来得如此急促,导致依附行业的产业链都备受波及,大量的供应商被拖欠款项,甚至经营困难,开始裁员。


  风口陨落,繁华时代一去不复返。行业及其周边产业链,又将何去何从?


  01人间蒸发


  12月11日上午,李洋去上班,却发现公司突然消失。


  “公司名牌不见了,直接换成了一个婚庆公司。”李洋称。



  △公司名牌被摘下,换成了婚庆公司


  李洋自称是现金贷平台“钱到”的员工,该平台有一个可申请贷款的微信公众号,账号主体显示为:杭州钱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之前,公司一直通过这个微信公众号放贷,并用大量的贷款超市为其导流。


  “公司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业务不错,大家工资不低。”李洋称。


  而监管之后,公司瞬间陷入败局。


  11月21日傍晚,《关于立即暂停批设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发之后,现金贷的监管风暴席卷而来。


  11月24日凌晨,李洋接到上司电话,“让我紧急通知合作方,我们要停止放贷”。李洋赶紧通知各个贷款超市,下架“钱到”,停止导流。


  一切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整个公司都笼罩在恐慌之中,大家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几天,很快,所有员工都前后接到了“遣散通知”。


  “很多人当天结款就走了。”但李洋却抱有一丝幻想,“事情也许还没有这么糟,也许还能把我调到其他分公司”。


  结果12月11日,他就发现公司人去楼空。


  △办公室人去楼空


  因李洋还有几千元遣散费没有领,他多次拨打上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事后,李洋报警,希望找到公司,追讨遣散费。


  有趣的是,李洋发现12月11日,“钱到”的公众号又“复活”了,推送了一条广告,此后又再无消息。


  一本财经多次拨打“钱到”公众号上的官方电话,只有一次接通,对方反复称:“我们现在只处理还款和催收问题。”


  离场的玩家,远远不止“钱到”一家。


  “上海一家名为现金帮的平台,拖欠了我们几万元的流量费用,说他们不干了,也没钱,让我们直接去他们办公室搬办公用品抵债”,某贷款超市的负责人沐颜称。


  他曾去“现金帮”的办公场地寻找,“对方称公司正在清算,可以搬电脑、台灯、插线板,值钱的都可以拿走抵账。”


  而这轮洗牌和倒闭潮,几乎是难以逃脱的命运。


  11月下旬,现金贷的监管陆陆续续出台,给行业持续加压。


  而借款人在舆论的撑腰下,开始抱着侥幸心理,“抱团”不还款。


  一本财经曾经报道,几十万的老赖军团开始集结,喊着口号集体赖账。


  各大公司的逾期率都开始上涨,“入催率(逾期需要催收的比例)普遍上涨到50%。”多位从业者称。


  逾期的全面爆发,导致很多现金贷平台资金链断裂,“之前挣的钱,基本都要亏进去。”某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大概计算了下,2017年6月份之后新建的平台,“大多都会亏损”。


  “一些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一般是P2P、信托或银行,如果借款人的钱催不回来,他们无法向资金方交代,可能选择直接跑路”,该负责人称,行业的倒闭潮已然开始。


  这只是刚刚开始…


  02千里追债


  实际上,最先感知行业危机的,就是帮现金贷公司导流的“贷款超市”。


  此前,现金贷和贷款超市是密不可分的合作伙伴。


  现金贷作为甲方公司,却对乙方贷款超市颇为依赖,在各大群里呼唤他们为“乙方大大”和“流量爸爸”。


  而最近,双方的关系开始反转。


  “我们和甲方每天都要在群里对接,反馈双方数据,从11月开始,甲方商务不是联系不到,就是爱答不理了。”某贷款超市的CEO王凯称。


  到了12月,监管压力之下,情形变得更为严峻。


  “大量的甲方开始拖款,以各种理由不给钱。”王凯称,他的平台上有二十几家现金贷公司,近十家拖欠款项,“还有平台预计拖款”。


  以前双方的合作方式以“CPA”为主,按照注册量结款。每到月底,双方会统计注册数,然后结算。


  一个注册用户大概是10元左右。从12月开始,一位甲方商务称,“公司马上就要没钱付了”,只能按照一个用户2元结算。


  △2A是行话,表示2块钱一个注册用户


  另外一些甲方,不仅要求打5折,还需签订“保密协议”,不许向外部透露。


  而“钱到”人去楼空后,乙方的钱同样也收不回来。


  “联系一个说离职了,又联系一个说遣散了,第三个问啥也不说,直接拉黑了。”王凯称。


  遭遇如此情况的贷款超市,远不止王凯一家。大量的流量乙方都反映,自己都被“恶意拖欠”。


  他们在群里相互打气。“绝不妥协,绝不接受2A”。


  他们还组建论坛,将欠债平台名单汇总,每日更新。


  现在双方矛盾的解决方式,无非是两条,一条是走司法程序,一条是“上门讨债”。


  一家中型平台被传出倒闭的消息,王凯组织乙方人马,准备前往宁波,“千里追债”。


  另一贷款超市的负责人赵倩最近和甲方斗智斗勇,已心力憔悴。


  她发了一条朋友圈抱怨:“抵制老赖的甲方,变成了老赖,是不是一种讽刺?”


  03黄金时代终结


  现金贷黄金时代,这条产业链上的所有公司,都过得颇为滋润。


  巅峰时期,王凯能月入十几万。


  而上个月,他只收入3万。


  “以前一个注册用户十几元,现在打5折,都没人要。”王凯知道,黄金时代已然离去。


  以后该怎么办?


  贷款超市还有出路,现金贷退下,还有银行等传统贷款机构,“业务还可以做,只是再也没有暴利。”王凯称。


  实际上,现金贷产业链的上下游公司,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上游的资金方,在失去现金贷这个标的后,陷入了庞大的“资产荒”中,在四处寻找新的目标。


  “以前都是坐等平台上门,现在商务人员天天去找新资产,供应链金融、场景分期,一家家去拜访。”某资金方的商务人员称,市场的供求关系,瞬间改变。


  而下游的供应商,则活得更为艰难。


  “我们知道现金贷公司不稳定,所以都要求对方预付款”,一位给现金贷公司提供风控服务的大数据公司负责人称。


  而其他现金贷的供应商就不这么幸运了。


  “拖欠的款,我们都不好意思要,我们知道他们活下去都难了。”一位现金贷技术公司的商务称,他们的尾款也没结算。


  大量给现金贷提供系统、风控服务的大数据公司,业务量骤减。


  “一些公司已开始裁销售人员了”,多位业内从业者透露。


  而曾经购买的服务,已无法退款。很多现金贷平台开始四处寻找新买家,“想二次转卖,尽量收回一些钱来”,该负责人称。


  “朋友圈天天发广告,都卖不出去”,因为行业骤停,这些服务再无用武之地。


  未来有何转型之路?


  “我们只能等下一个行业风口”,作为行业的送水者,大部分公司只保持“等风来”的心态。


  而第三方催收公司,却迎来了十年难遇的繁荣。


  倒闭潮从现在开始,将持续数月之久。


  在这个过程中,平台和老赖之间,将展开一场催收大战。


  催收行业开始逆势繁荣,催收员供不应求。大量的催收公司开始紧急找人,扩充场地。


  但这轮密集催收大战结束后,行业新增不足,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现金贷洗牌开始。


  “除了10%的现金贷公司可能转型外,剩下90%的公司将淘汰”,多位行业从业者对行业的预判,都不太乐观。


  而吸附在这条产业链的公司,也将备受波及——蝴蝶效应才刚刚开始。


  行业依然走不出“不管就乱,一管就死”的魔咒……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 图片来源网络)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