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宝洁钓鱼式裁员内幕

2014年02月27日 52571次浏览

  「日化双雄“裁员潮”」


  在过去的一年,日化企业真正感受到了隆冬的寒意。


  宝洁和联合利华,这对日化巨头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裁员应对危机。这或是百般无奈之举,实际上也确为缩减成本的最直接方式。


  但令人唏嘘的是,裁员之后,日化行业的春天或许仍遥遥无期。


  起底宝洁“钓鱼式”裁员内幕:公司业绩低迷 管培生遭遇“被裁员”


  “今年1月初的时候,一些通过校招进入宝洁的管培生分别被领导约谈,说要么主动离职要么公司就以实习期考核不过为由辞退。”近日,宝洁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独家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据他了解,除了宝洁广州大中华区总部以外,北京、上海、长沙等地多个部门都出现了新近管培生离职现象。


  而事实上,除了人员流失以外,宝洁亦被报道正在积极寻觅下一任CEO来替换仅重掌帅印一年不到的现任公司CEO雷富礼,理由是其任期公司业绩并未带来明显改善。对于以上传闻,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宝洁大中华区相关负责人,但并未得到相关答复。


  “宝洁作为全球日化品牌,旗下品牌众多,其采用的是子品牌的方式进行发展,以规避同一品牌下的定位不准确的问题。在此种模式发展下,宝洁可以通过品牌来区分产品的低中高端,至于中高端领域,可以形成较为紧凑的价格带,如此便能吸引更多潜在消费者。”对于宝洁目前所处在的低迷状态,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常轶智认为进一步区分旗下子品牌,或能为其业绩带来改善。


  1月底,宝洁发布的第二财季报告称,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为34.3亿美元,同比下滑16%,宝洁将其归结为不利汇率变动和毛利率下降的影响。在备受业绩压力的同时,宝洁大中华区亦不平静。据宝洁内部人士独家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从去年年末起,宝洁大中华区便悄然展开了裁员行动,希冀以此削减人力成本。


  管培生离职


  人员的流失一直是宝洁无法回避的问题。


  早在2012年上半年,时任宝洁全球CEO麦睿博便抛出了一项价值100亿美元的重组计划,其核心是削减5700个工作岗位。而在去年1月,宝洁公司累计裁减5850个非制造业岗位,提前5个月实现了在2012/2013财年年底裁员5700人的目标。在2016财年前,宝洁还计划每年将在非制造业岗位裁员2%—4%,麦睿博此前曾宣布,在2016年缩减100亿元的开支。


  显然,麦睿博的离职并未停止宝洁的裁员动作。“裁员行为是一直都有的,今年年初比较集中一点。”上述宝洁内部人士表示。据了解,雷富礼在年初的会议中还提到将会继续裁员,以确保业绩的增长。


  “1月初刚好是管培生半年实习期满的时候,被约谈了的管培生为了不在工作经历中出现‘实习期考核不合格’,大多选择了主动离职。”宝洁公司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据其介绍,这一批管培生是通过2013年宝洁中国校招进入宝洁公司,于去年8月份开始半年的实习期。


  “就跟我们说,要么主动离职要么就要因为这个原因被辞退,但是究竟实习期考核到底怎么评,我们也不知道。”宝洁某分公司一位因上述理由被迫主动离职的管培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说实习期确实有业绩、考勤等方面的评价,但具体的标准自己并不清楚,是由宝洁公司来定,实习考核也没有专门的数据测评。


  “全国各个分公司起码都有两三个管培生离职吧,因为都是一月底结束实习期。上一届管培生也有这种现象,但是没今年人数多。老员工的话就没有时间的高峰期,断断续续地离职。”她补充说道。


  而随着旧的管培生的离职,宝洁2014年校招的人数也在降低。“去年我们正式报到的管培生加起来有一两百人,今年到现在发出offer的大概是去年的一半左右、前年的三分之一吧,就我了解的。”该位已离职的宝洁管培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事实上,在2013年的校园招聘上,宝洁校招的规模亦有所减少。往年,在第一轮笔试过后,会安排具有传统的“宝洁英才见面会”,但在2013年被意外取消,与此同时,招聘的人数也在逐渐下降。


  对于以上问题,时代周报记者通过邮件与电话方式联系宝洁大中华区广州总部,但截止到发稿前并未得到明确回复。


  一年两次换帅


  大刀阔斧的裁员下,再一次更换全球CEO成为这个负重前行巨人的最新动态。


  据外媒消息,宝洁正在积极寻觅现任CEO雷富礼的接班人,从而挽救这家公司的业绩。在宝洁工作20年、随后担任雅诗兰黛化妆品公司CEO的法布里奇奥福瑞达和宝洁全球业务部门前总监、现任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凯雷投资集团营运合伙人的苏珊阿诺德,也被纳入了考察范围。


  雷富礼还在密切关注一些直接向他汇报工作的高管,观察其表现是否具有成为下一任掌门人的潜力。据了解,雷富礼重点关注的对象包括北美区总裁梅兰妮希利、全球家居护理业务总裁大卫泰勒、全球美容业务总裁德博拉赫内塔、全球婴儿护理业务总裁马丁雷恩特以及全球织物护理业务总裁乔瓦尼西斯拉尼。


  现年67岁的雷富礼在去年5月重新出山执掌宝洁时,被赋予了“创造新的传奇”的厚望。此前2000年至2009年期间,雷富礼曾担任宝洁公司CEO,随后届满退休。在九年中,雷富礼力挽狂澜把宝洁培养成了全球日化巨头。


  但2013年的再度出山,他并没有重现往日的神话。重掌宝洁后,雷富礼将宝洁划分为四大业务板块,来提高企业效率。2013年,他曾表示2014财年将是过渡性的一年,而2013财年则是一块“敲门砖”。


  然而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据宝洁财报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二季度销售222.80亿美元,二季度净利润下跌16%,从去年同期的40.76亿美元跌至34.3亿美元。


  虽然宝洁对此传闻表示否认,但若为真,这便是宝洁自去年五月份的第二次更换掌门人。去年五月,雷富礼接替麦睿博出任CEO,此时麦睿博已担任宝洁CEO长达四年之久。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麦睿博于1980年进入宝洁公司,他先后在加拿大、日本、菲律宾和比利时的宝洁分公司工作,并最终升任CEO.


  彼时,麦睿博出任CEO时,宝洁公司的年均营业额为750亿美元。当时他大胆地对员工预测,到2013年公司的营业额将升至1020亿美元。而当他2013年卸任时,宝洁营业额为837亿美元,远不及当年夸下的海口。


  同时,据尼尔森公司(A.C. Nielsen)统计,宝洁旗下护发品牌潘婷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从2009年的17.3%降至2012年底的13.8%;而宝洁的洗涤产品的市场份额则相对减少了2.1个百分点。


  对此,在麦睿博任期内的2012年上半年,宝洁在半年内三次降低指导利润目标,同时还宣布了一项价值100亿美元的重组计划,其核心是削减5700个工作岗位,并在去年年初提前完成了该项裁员计划。


  市场份额遭蚕食


  在麦睿博掌权期间,宝洁净利润的下滑,为其竞争对手带来了更多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


  2012年,宝洁公开承认在拉丁美洲、印度等新兴市场的战略出现了错误。欧债危机之后,这些新兴市场成为了消费品公司最重要的业务增长来源,以联合利华及高露洁为例,上述地区的市场份额超过各自总体销售额的50%,而整个新兴市场在宝洁整体份额中所占的比重不到四成。


  同时,据Euromonitor最新数据显示,欧莱雅从2008年9%的市场份额上升到2011年的11%;而宝洁则在2011年市场份额暴跌。在护肤领域,2012年,占有15%市场份额的欧莱雅已超过了占有不到10%份额的宝洁。


  “竞争对手的迅速发展是宝洁市场占有率逐渐下降的重要原因。外资品牌中,欧莱雅抢占了宝洁较多的市场份额,主要是通过产品研发本土化、渠道拓展和更多的广告营销来实现。并且近几年自然堂、相宜本草等国产护肤品牌通过天然等产品特点迅速崛起,抢夺了一定市场份额。”常轶智如是分析。


  事实上,在中国市场宝洁所拥有的品牌塔尖的地位也渐渐消失。随着宝洁渠道下沉策略,旗下的腰部产品的价格降低,当初入华时的高端优势也被渐渐弱化。高端市场几乎难寻宝洁旗下品牌的身影。以雅诗兰黛、兰蔻为代表的高端品牌近年增速明显,甚至动摇了宝洁旗下玉兰油等平价品牌本来的优势地位。


  对此,常轶智认为,在护肤品领域,宝洁市场份额被欧莱雅抢占的原因在于产品线不够丰富,并且在产品创新方面略有不足。宝洁作为全球日化品牌,旗下品牌众多,并且涉及护发等多个领域,其采用子品牌的方式进行发展,以规避同一品牌下的定位不准确的问题。“在此种模式发展下,宝洁可以通过品牌来区分产品的低中高端,至于中高端领域,可以形成较为紧凑的价格带,如此便能吸引更多潜在消费者。”他进而表示。


  宝洁亦注意到了市场份额流失问题,在去年回归后的首次谈话中,雷富礼曾表示,会将重点放在产品创新、削减成本、核心品牌的运营和最重要的市场。他特别提到,宝洁计划重振潘婷和玉兰油美容品牌,近些年这两个品牌的市场份额输给了竞争对手。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