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余家上市公司独董离任 “官员独董”陆续谢幕

2014年06月03日 48402次浏览

  新华网上海6月3日电(记者 杜放)200多家上市公司独董离任,省部级“官员独董”连连去职,兼职官员最短任期仅9天……近期,A股遭遇独立董事离任潮,饱受质疑的A股上市公司政商“旋转门”正在谢幕。


  然而仍有迹象表明,本应代表中小股民的独立董事作用难以发挥,增强独董的独立性任重道远。


  独董离任潮来袭 最短任期仅9天


  最近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密集召开,独董纷纷离职。上市公司川投能源5月末公告,根据中组部新规要求,独立董事邹广严已书面申请辞职。四川省人民政府官网显示,邹广严曾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


  此前,上市公司热衷聘请党政卸任官员担任独立董事,然而这一政商“旋转门”正在遇冷。中石油此前公告,证监会原主席刘鸿儒、国税总局原副局长崔俊慧和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原局长李勇武三位前官员,已不在本届董事会候选人中。


  据记者统计,过百名独立董事年内已公告辞职或离任。去职理由中,受中组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新规约束排名第一。Wind资讯显示,年内已发布独董离任公告的上市公司超过200家。


  从数量上看,几乎每天至少一名独立董事去职。仅5月27日,就有信邦制药、贵绳股份、山东钢铁、天成控股等上市公司的7名独董辞职,分属党政机关、教育机构等部门干部,“官员独董”谢幕成为突出现象。


  其中,赤天化独立董事任期最短。其独立董事、任职于贵州贵安新区某城投公司的王某于2014年5月19日刚刚就任,5月27日就已去职,在任时间仅仅9天。


  政商“旋转门”正在谢幕


  独立董事制度于2001年被引入中国上市公司,作为制衡高管损害股东利益的利器,一度被寄望甚高。然而时隔13年,“政商旋转”、“一人多职”及“董而不独”现象却频频受到质疑。


  根据2012年年报统计,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一度有640余个职位由党政卸任官员担任,同时过百人次身兼超过4家公司独董。以近日离任的某上市银行前官员独董为例,去年年报中年薪为36.4万元。中组部的意见首度明确,兼职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领取薪酬奖金津贴等报酬,不得获取股权和其他额外利益。


  市场人士分析,兼职“曲线”收益消失,促使部分独董“隐退江湖”。然而,种种迹象表明,独董自身独立性建设依然任重道远。


  比如,天目药业5月29日公告重组方案再度延后。此前,其两位独董郑立新和徐壮城因质疑财务数据真实性无法核实,投下反对票。随后被天目药业股东企业提名罢免。这一“不听话”后的罢免案已引发上交所发文质询。


  此外,根据相关规定,高校党政领导除经批准,一律不得在校内外其他经济实体中兼职。“一些知名学者、协会负责人身兼多家公司独董并不罕见,怎么可能有精力一一顾及?”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独董说。


  独董不应沦为“花瓶”


  统计显示,5月份以来,证监会前主席周道炯离职光大银行、统战部前副部长尤兰田辞去民生银行独董、国家税务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离职招商银行……中组部相关负责人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中组部相关意见下发后,我国共清理党政干部在企业兼职4.07万余人次。


  其中,对省部级干部兼职从严把握,共清理229人次。专家认为,从上市公司层面,强化独董的权力与责任,还需从聘用方式、薪酬机制等入手。


  “独董失灵、违规屡屡发生,根源在我国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缺陷,‘一股独大’堪称上市公司治理死穴。”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说。


  据介绍,长期以来,我国上市公司独董主要来自院校专家、退休官员及其他公司管理层。现有独董聘任机制中,独董由董事会提名,而上市公司一股独大,董事长、大股东多以自身利益出发选聘独董。“一手是政府的帽子,一手是企业的票子,听话不听话成为主要标准,甚至长期不参会、不表决。”


  专家建议,基于所在上市公司违规记录,试点独董激励薪酬,设兼职数量上限。“还可成立具有行会性质的中国独立董事公会,向上市公司董事会差额推荐选任独董,实现股东表决回避。真正让独董独立起来。”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