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札记

2008年02月15日 133983次浏览
作者 : 深海鱼

   看着青梅写了大城小事,忍不住手痒痒来写写春节时发生的几件小事.


   札记一:抽烟记


   回家一看,老爹又开始抽烟了,第一次我半开玩笑说:“咦,老爸你不是戒烟了吗?”,他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只是偶尔抽抽,这烟都是别人给的!"。半个小时后我又逮着夹着一根烟吞云驾雾的他,装作生气:“你这半天都没出门,谁散的烟啊?撒谎了吧,别抽了,对身体不好!”,眼见谎言被拆穿,老爹恼羞成怒,还我一白眼:“我还没叫你买烟孝敬我呢,管这么多闲事干什么?”我被他的话狠狠呛住,大脑象马达一样快速转动,想怎么反驳他,突然看见他身上穿着我给他买的新衣服,心中一笑,对老爹说:“哼,抽吧抽吧,只要你把这身新衣服烧出一个小眼,我就再也不给你买新衣服了!”老爹看看我,看看烟,再看看身上的新衣服,最后掐了烟。初战告捷,我得意洋洋地下了楼,不一会,老爸也得意洋洋地下来了,身上换了件旧衣服,手上又夹了根烟!我的那个晕啊,直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啊!


    札记二:上坟记


    自从上班以后,我基本上就没时间赶上家里回老家上坟或去农村亲戚家吃刨猪汤这类的隆重活动。今年春节好不容易在年三十以前回了家,乐坏了我老爹老妈,赶紧打发我和大弟去老家给俺家的老祖宗们上坟。


    在历经了陆路、水路长途跋涉后,我和大弟饥肠辘辘地站在了老家的土地上。整个村庄一片寂静,打工的没回来,在家留守的全都赶集去了,我们一个亲戚也没见着。


    原来在记忆中的坟地周围的菜地全改成了柠檬树果园,没了记忆中的图标,我和大弟傻眼了!我俩面对那山坡上七零八落的坟堆,不知道到底哪几座才是俺们老祖宗的?找亲戚吧,一个人也没见着啊!无奈之中,只好给老爹打电话,电话接通,老爹一听原由,肯定在那里暴跳如雷啦,电话那头明显成狮吼!我家大小子只好打直了手臂把手机伸得离耳朵远远地听电话。后来老妈接过电话,仔细询问了半天也还是没有结果,我俩正在一筹莫展时,二堂姐赶集时在渡口听人说我们回来了,急匆匆地折回来指点我们,万幸啊!不然老祖宗们怪罪下来,我们怎么承担得起呢?      


   札记三、桉树下长大孩子


   我一回家,外婆就给我告状,说我家大小子说自己在桉树下长大的,说着说着就眼泪汪汪的。


    我找来大弟询问原由,结果是他跟外婆开玩笑,说外婆只心疼我和小弟,所以他说自己是桉树下长大的,不是外婆带大的。这家伙,都快当爸爸了,说话还这么不知轻重,要不是他媳妇在旁边,真想当着外婆照老规矩飞起给他一脚啊。所以我给外婆说这是他跟你逗乐呀,让你高兴高兴呢,不过他比我们辛苦多了,在你刚病的那段时间,全靠他夜里照顾呢,外婆才止了泪。


    不过,我家大小子整整一个春节都被全家开玩笑说是桉树下长大的非人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