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部分中小企业困难 外来工回乡人数增加

2008年10月29日 124003次浏览


广州火车站,许多外来务工人员踏上返乡之路。



要离开广东了,外来务工人员有些茫然。


广州火车站数据显示本月中旬以来发送旅客同比增加12.8万人 




坐在广州火车站的候车大厅中,来自湖南怀化的阿文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解脱的轻松,“挣扎了半年,最终还是决定回去租地创业”。——部分中小企业举步维艰,庞大的劳动力市场正承受着这一波侵袭。广州火车站提供的数据显示,本月中旬以来发送旅客同比增12.8万人。广东外来工回乡人数有所增加。




昨日上午,广州火车站广场上,扛着大包小包、拎着塑料桶、电扇的外来打工者排起长龙等待进站候车。候车大厅中,举家或组团返乡的外来打工者为数不少。




据广州火车站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11日至27日,广州站共发送旅客1174078人。与去年同期相比,这一数字增长了128881人。工作人员称,同为客流淡季,今年6月广州站发送旅客达83万余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近17万人。本月黄金周后,客流增长近13万人是属于正常范围内的增幅。同时,广州至湖南、四川、湖北等劳动力输出大省的客流并未出现大幅波动。




昨日,记者走访广州火车站发现,像阿文这样决定回家的外来打工者不在少数。与阿文略带创业兴奋不同的是,他们中有些人心中满是失落和对未来的茫然。尽管如此,但也有一部分人,始终坚守着他们的“城市阵地”。




维修师:土地政策放宽决心返乡搞养殖




虽然也是满手行李,但在火车站候车厅失落茫然的众人中,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的阿文还是显得有些特别。阿文告诉记者,2001年他就从湖南怀化前往厦门打工了。作为一名注塑机的维修师,之前一两年阿文每月的薪水都在3000~5000元之间。今年年初,他从厦门来到广东想寻求更大的发展。可是没有想到,工作是顺利地找到了,可是在工厂里他却面临着无活可干的局面,每月拿不到1000元。他只能频繁跳槽,辗转东莞、惠州、中山几地后,他来到了广州。




这半年多来,他一直苦苦挣扎着。不久前,听说家乡那边有村民一次卖猪就卖了几万元,阿文很心动。阿文说,怀化是个山区农业大市,近年来有很多人都外出务工了,也闲置了不少土地。这些天来,农民可以流转土地的消息最终让他下定决心回家。“我想回去租块地来搞养殖业,”阿文兴致勃勃,“政策放宽了,成功的机会应该更多”。




制衣工:工资大缩水伙食变差换份工作




说起在广东的工作,来自湖北赤壁附近的刘叔一家三口看着满地行李有点无奈。就在几个月前,刘叔一家经人介绍来到海珠区一家制衣厂工作。




刘叔说,让他郁闷的是原先谈好的每人每月1100元工资包吃住,却被老板降至850元。据刘叔反映,在海珠区那家制衣厂的周边,他所在的工厂是生意最好的,因为来自日本的订单源源不断。可是由于原材料成本上涨,老板开始想办法减少人力成本。去年生意最好时,工厂里一对夫妻一个月能挣8000多元,但今年缩水到5000元。让人气结的是,员工们的伙食质量也下降了。“除去米、油,40多人一天只吃八九十元的菜,要吃猪肉的话,就只有4斤,还是带肥的。”




沟通数次未果后,刘叔一家渐生去意。刘叔的妻子说,他们临走前好几个老乡都表示做完这个月拿到工资后也要回家了。谈及未来,她说,刘叔是做翻译的,她和女儿都会制衣,一家人回去找工作不成问题。




电器工:本来有工作奈何父母要一起走




昨日上午,四川妹子阿慧提着一个装满衣架和杂物的塑料桶,跟在扛着大包小包的父母身后,急急往候车大厅入口赶。今年7月阿慧刚刚从老家来到中山东凤一家电器厂工作,月薪1000元左右。




两年前她的父母就从四川过来这边一家饮料厂工作。因为奶制品出了问题,阿慧父母所在的饮料厂不得不关门大吉,一夕之间阿慧的父母双双失业。多次找工碰壁后,阿慧的父母打算回四川,可是放心不下不满20岁的女儿独自一人在广东闯荡,只得让她也辞职。




说起今后的打算,阿慧稚气的脸庞带着一丝茫然,“不知道他们(父母)怎么办。自己的话,先找找工作,找不到可能再去读点书吧”。




建筑工:呆着没啥意思回家再说




阿黄坐在火车站候车大厅的地板上,身边放着两个大包和一卷竹席。34岁的阿黄和丈夫来广东已有两年,一直跟着包工头游走于各个建筑工地。在决定离开之前,夫妻俩在番禺钟村给当地农民建房子。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们每个月干活的天数都在减少,25天,20天,直至十天半个月。“基本上我们都是给本地农民盖房。刚开始的时候,农民都把房子设计得很漂亮,里外都贴瓷砖的,他们盖得漂亮,我们活儿就多,赚的钱也多。”阿黄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包工头找他们的次数越来越少。前几个月好不容易等到一单,只需要把房子盖起来就好了,不用装修,没啥赚头。“我们也问老板,怎么现在的人都不盖房子了?老板说,现在经济不景气,好多人都不舍得花钱了。”




没工开的日子,阿黄每天只能“耍”。她所谓的“耍”,也就是在家看电视,或者四处逛逛商店,但东西太贵了,都是光看不买。“我老公说,在这里呆着也没啥意思,回去算了,我也就跟着回去了。”对于未来,阿黄显得很迷茫。“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出来,回家呆一阵子再说吧。”




坚守者:守住城市等待“春天”到来




尽管有人返乡,但也有一部分人,始终坚守着他们的“城市阵地”。 记者昨日在一家名叫“其望家政”的家政中心看到,里面坐满了一批来自广西的求职者。今年40多岁、已是两个大学生孩子母亲的劳姨是这批家政工的领队。她告诉记者,求职者都是她的老乡广西钦州人。虽然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经济不景气,就业形势严峻,但对家政行业影响不太大。她每次带来的求职者基本上都能在两天内找到雇主,月薪1000元左右,与往年相比并无明显的下降,她带出来的那些家政工并不会因此重回农村。




“在广州打工,总比在家里守着那点地好多了。而且水果收获忙的时候也就那么几天,家里人手实在不够的话,可以请几天假回去,雇主一般都会同意的。”她表示。




在另一家“宗远家政服务公司”,记者也了解到类似的情况。其负责人黄先生告诉记者,从八九月份以来,来这里找家政工的雇主和以前相比少了一些,但每天来求职的家政工并没有减少。素质高的、有家政经验的求职者比较受欢迎,待遇也相对较好,其中负责照管孩子的家政工薪水最高。据黄先生估计,按照以往惯例,临近年尾时,由于很多家政工要回家过年,留城的家政工减少,市场缺口扩大,家政工工资还将有所上涨。“我们很少遇到没找到工作就回去的家政工,而且广州目前的家政市场还是可以容纳相当一部分家政工的。”他表示,一般来这里找工作的人只要有机会,都会选择坚守在城市。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