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顶级投行不干活也拿钱

2009年04月25日 117415次浏览

如果一入行,就赶上休假,而且假期长达一年,你会接受吗?


如果你还犹豫,那么再加上一则诱惑的条件——在这一年里既不用工作,又可以按月领取100%的薪酬,这样,你还会不会拒绝?


小薇(化名)和她的11个伙伴们在入职某欧洲顶级投行中国区总部的时候,就接到了这样一块从天而降的“馅饼”。


一年带薪假


今年1月,小薇和她一样的11个应届大学毕业生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全国海选,闯过了千里挑一的淘汰率,最后拿到了该投行的Offer,签署了2009年度用工合同。


在等待入职的日子里,小薇常常走进这家投行位于北京金融街英蓝国际金融中心的办公楼。在这座楼内分布着高盛、瑞银、摩根士丹利等外资投行。下班高峰时置身楼内,与潮涌般的金融精英擦肩而过,她看得到、感受得到精英们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职业光环。这种光芒令她激动地憧憬。


然而,临近报到的日子,满怀获得第一份工作喜悦的12个年轻人被这家投行的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笑容可掬地请到宽阔的会议室里,然后说:“由于市场变化和业务调整,请求你们能不能晚一年再来报到上班?”


“晚一年上班?”12个年轻人无法相信这家全球顶尖级投行会作出这样的安排。人力资源部负责人承诺:“如果你们愿意,在这一年中,公司保证每月向你们提供工作合同上要求的工资,你们不需要来上班,你们可以自由运用这一年的时间。”


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说,公司的中国团队原来是把业务重心放在为那些打算IPO的中国企业提供咨询,以及大型并购案上。但如今,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拖垮了全球股市,这让从事IPO的投行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业务萎缩使人手变得富余了。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12个年轻人犹豫了。他们窃窃私语:“这是不是变相不要我们的招数?”还有更多的担心生出:“如果一年后公司继续让我们等怎么办?”逐渐地,争论的声音慢慢趋同,“与公司理论,坚持入职”的声音占了上风。


12个年轻人的选择


12个人里,只有小薇想法不同。作为女生,小薇作出的是保守选择。她清楚现在危机下找工的压力和不对等性。她并不认为通过协商,公司会有比支付一年工资的带薪假期这样更为妥善的解决方式。小薇更愿意接受公司的资助,利用这一年去考研。


最后,小薇在12个人里唯一接受了带薪假期条款。现在,她又回到了从学校到住处的“两点一线”时代,但相比其他备考的学子,高昂的学习、生活费用有了着落,这使她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安心备考。


另外11个年轻人,则坚定地选择要求公司根据用工合同安排工作。再三交涉下,11个人终于在梦想的办公室里有了自己的格子。上网,查资料,接电话,帮同事订外卖和搬运桶装水……他们想尽各种办法打发空闲的“工作时间”。


尽管与那些忙碌的分析师相比,11个人明白自己是“富余人员”,薪酬也与选择带薪休假没有区别,但他们常常互相安慰,在大萧条、大裁员的时代,至少他们在写字楼里保住了位子。这是他们曾经奋力争取来的工作机会。


11个人中的小豪(化名)是英语和经济学的双学士,他深知替代成本的意义。“坐在办公室里让我有一种安全感,这至少证明公司需要我。而倘若我呆在家里一年,我将不清楚公司的任何变化和调整。公司有可能找其他合适的人替换掉我。”小豪说。


伟林(化名)则最能代表11个人的想法:“早一天工作,就早一天获得从业经验。一出校门就为世界级投行工作,这会给简历添彩,使自己的人力资本增值。”


寒冬里的“雪藏”


根据北京中外企业人力资源协会早些时候的抽样调查,随着业务螺旋下降,在外商独资和中外合资金融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门已经采取的降低风险措施排行榜里,冻结招聘位居首位,占38%,取消薪酬调整计划和停止新职位招聘并列第二,占25%;取消培训、取消浮动奖金、裁员12%。


不仅是行业新人,一些外资投行工作数年在职的分析师或者办公室人员也收到回家工作的通知。他们还可能要接受工资下调的薪金待遇。更有甚者,关闭办公室,要求员工在家里上班。这一切都是为了“有效减少加班费的支付”。


“如果因为业务萎缩,招聘机会有所变动,完全可以采用裁员补偿的方式。”英国人力资源公司Antal中国区公共事务部负责人李晨评价说,通常都是刚入职的员工遭到裁员,其赔偿成本要远远小于裁掉老员工的额度。


可是这家欧洲投行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把12个新员工“白养一年”。


“这涉及危机下人才成本管理,”这家投行的人力资源部副董事解释说,“对于任何一个投行员工来说,其管理成本和培训成本都相当高。在我们这里,人力投资占利润的50%~60%,遇到危机的时候,如果只支付12个年轻人工资,将培训成本省下,总成本相应还是减少的。”


“一年后再来上班”,也透露出投行的市场预期,期望2009年后IPO以及并购市场可以回暖。港股IPO大量来源于内地企业,普华永道合伙人孙宝源认为,随着中国政府经济刺激方案的影响逐渐扩散到各个领域,预计2009年香港IPO融资额将上升6.3%到700亿港元。


“如果12位年轻人利用这一年时间进修,那么一年之后,他们就可以以最佳状态报到入职,这对公司迎接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有利。”前述人力资源部副董事说。


英国《金融时报》此前对外资金融机构高管们的一项跟踪调查指出,外资金融机构在华拓展业务的最大阻碍,是找到足量合格的员工,聘用和留住员工是在华跨国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其严重程度甚至超过知识产权问题。


为此,投行们企图以“雪藏”的方式,主动保持了与雇员的关系,从而在新的经济高潮来临时节省新一轮招募引起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不出所料,留住人才仍然是所有CEO的优先考虑。”普华永道咨询合伙人高博瑞说,无论在经济起飞或市道放缓的情况下,对人力资源的投入关系到整体业务的增长及成功。


一年的带薪假期才刚开始不久,在外资金融圈里,和小薇一样的带薪放假人也许将越来越多,也许他们将体验和承担更复杂的人事调整变化,观望命运轮盘的无常转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闫蓓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