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高层回应国际投行限薪质疑:限薪做法合理

2009年05月18日 116994次浏览

第一财经日报5月18日讯 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来说,人才的吸引至关重要,但如果没有竞争力的薪酬,那么如何能吸引人才呢?在“2009 陆家嘴 论坛”上,高管薪酬问题也一度成为备受争议的话题。


“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来说,管理层收入这么低,主要的管理人员只有200万收入,怎么建设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呢?”上周六在陆家嘴论坛第二天的会议上,瑞士银行投资亚洲区主席蔡洪平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与会的监管层人士。


蔡洪平透露,他们目前正考虑把中国的员工和机构搬到上海来。但目前中国的金融高管面临减薪问题。而年薪150万、200万的水平可能只相当于外资银行基层员工的收入水平,上海如何来吸引金融人才?


苏宁:国家可以要求国有金融机构减薪


作为该场论坛主持人的央行副行长兼上海总部主任苏宁首先进行了回应。


苏宁表示,一方面,中国的工资与国外相比差距很大,而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容易跟国外的工资水平相比较,这样差距比较大,但作为国内行业来说,往往还是需要和国内其他行业的工资水平来比较。再者,限制高管薪酬的做法首先是对国有金融机构提出的,并没有要求外资金融机构或者非国有金融机构来减薪,各个金融机构仍然有自主权来决定工资的水平是多少。


“国有金融机构管理人员的任命不完全是市场化的。”苏宁说,“国有金融机构的老板是国家,要求让他们减薪,这完全是可以这么做的”,而这种薪酬限制也未必会使得国有金融机构的高管流失到外资机构。


屠光绍:金融机构正职也要市场招聘


上海市副市长屠光绍指出,上海会推进金融机构的深化改革,其中一点就是要进一步扩大公司经营层市场招聘的范围和力度。


“不光是我们正在试点的副职可以市场招聘,而且将来的正职,包括总经理、行长,在具备条件下也要实现市场招聘,这样就能够更好地发挥市场和公司治理结构在高层管理人员方面的激励和制约作用。”


周延礼:勇担社会责任的表现


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延礼随即也进行了回应。


他表示,目前出现的金融高管减薪风,与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分不开。因此,这是一种风格,是在整个社会经济处在下滑的情况下勇担社会责任的表现,应该给予鼓励。


此外,他认为,对于高管薪酬的管理需要从充分发挥公司治理作用的方面来考虑。


他表示,银行、保险、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都要按照公司治理的角度来思考解决这个问题。公司治理要充分发挥作用,必须有一个薪酬委员会对高管的薪酬形成预算,预算定下来之后就要形成一个刚性的工资管理,股东要进行监督。另外,工资是撬动人力资源素质和水平的杠杆,对于企业经营非常重要。作为出资人、股东、董事会就要研究决定请什么样的人,干什么样的事,把人力资源合理配置好,还需要从人力资本的角度来考虑。


肖钢:限薪做法合理


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的高管, 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在此前一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高管限薪的做法是合理的。


他表示,中行在启动薪酬改革时就启动了封顶的政策,而这样做主要是基于两个考虑,一是,当一个机构业绩过度增长的时候,往往是由很多客观因素决定的,超出了个人主观的努力和贡献度。另外,作为金融机构来说,如果薪酬上不封顶,就会鼓励冒险行为,不利于金融机构的稳健经营。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郭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