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型缺工带的常态:中西部沿江用工荒或加剧

2012年03月27日 78343次浏览

        春节过后的浙江绍兴,有的企业并没有开工,招不到工人的企业主很是发愁。《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绍兴追踪采访了解到,这一地区节后缺工达15万人。而在浙江海宁,大部分企业节后返工率还不及三分之一。


        在浙粤鄂渝冀陕等东中西6省市采访时,本刊记者梳理发现,“用工荒”呈现出新的特点:从空间上看,沿江及河南等原先劳务输出大省频频缺工,与沿海发达地区形成“T”型缺工带;从程度上看,“用工荒”从过去“季节性”“阶段性”向“常态化”“全年性”演变;从演变趋势看,东部沿海地区用工荒或将随着转型升级加快而逐步缓解,而中西部沿江地区未来几年短缺形势更为明显。


         在积极寻求解决之道的同时,也应看到“用工荒”对宏观经济发展并非只有负面效应,这为中国经济和社会和谐、城乡一体化发展带来难得机遇。


         劳务输出大省的新变数


         自2003年,我国制造业集中的东部沿海地区开始出现“用工荒”,今年的情况也不例外。广东地区今年春节后企业用工缺口仍然比较突出,来自广东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的数据显示,节后缺口达80万到100万人次,其中广州市用工缺口达11万人次,深圳市和东莞市用工缺口都有30万人次。在“长三角”地区,一些企业由于节后缺工,开工率并不高。


        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在东部沿海地区依然闹“用工荒”的同时,中西部沿江省市、包括河南等原先的人口输出大省,近两年也出现“招工难”的现象。


        一直是人口输出大省的湖北,今年春节后不少企业用工“喊渴”。湖北省劳动就业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省缺工在50万到60万人。湖北省劳动部门日前抽查省内2.19万家企业,缺工规模达38万人次。湖北省劳动就业局农村就业指导和培训处处长李湘泉说,湖北近年来工业化速度不断提升,用工需求保持高位增长。


        四川是传统的人口输出大省,今年也出现“用工荒”现象。在成都,政府部门还专门成立重大项目人才招募办,逐级下派招工指标,人才机构多招一个工人甚至能拿到1000元。


        安徽、河南等也频遭“用工短缺”的困扰。从本刊记者的调研看,在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战略的支撑下,沿江以及河南等省市的经济快速发展,成为当前我国经济增速最快地区之一。这条自西向东的沿江缺工带与传统自北向南的沿海缺工带正好形成一个“T”字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何宇鹏认为,随着东部产业升级转移和中西部工业化的崛起,传统的农民工输出大区对劳动力资源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招工难”范围已开始从东部沿海扩散到中西部地区。


        武汉大学人口资源环境研究中心主任简新华说:“缺工带正好是我国经济发展快,工业化、城镇化程度相对较高的地区,表面看‘用工荒’与经济发展呈正向关系,深层看则是人力资源政策、城镇化政策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矛盾。”


        向“常态化缺工”转变


        据记者观察,沿海和沿江地区的“缺工”在时间分布上有一个共同趋势。过去缺工主要发生在春节前后和高温酷暑时节,是“季节性”“阶段性”缺工,一过农历正月十五,到了2月、3月,情况基本上都能得到解决。而近两年情况则不一样,春节前后不少工厂开始缺工,春节后的招工高峰期至今,企业间使出各种招数都招不够人,缺工的“常态化”“全年性”越来越明显。


        在比较发达的浙江地区,县市、乡镇各种硬件软件配套都比较齐备,只等着工人来。受访企业主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常年都缺工,为了吸引和留住年轻一代的农民工,他们不仅提高薪资待遇,还在软环境、企业文化建设上作了改善。


        来自安徽人社部门的数据显示,2011年前三季度全省用工求人倍率分别是1.20、1.22、1.18.在抽查的17个市中有14个市的求人倍率在1以上。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劳动经济系主任易定红告诉本刊记者,求人倍率大于1说明人力供不应求。这三个数据比较客观地说明了“用工荒”已不再间歇出现,而是常年存在。


        湖北省工会日前对省内236家企业进行问卷调查,其中209家企业反映长期缺工严重,占到88.2%;而反映短期缺工或临时性缺工的企业仅71家,比过去大大减少。


        记者在多家企业中看到“常年招工”的招牌一直挂着。武汉天马微电子公司一期项目目前需要5000多人,但是工厂只有2000人。公司的人力资源负责人表示,生产线开建开始,企业就在对外招工,遇到春节后这种招工高峰期还走出门去招人,但是效果都不佳,今年注定全年都缺人。


        受访专家和干部认为,缺工“常态化”不仅出现了,而且还可能会在更大范围内扩展。李湘泉认为,湖北有的企业的缺工已经有常年化趋势,依据目前年轻劳动力的流向来看,如果中西部地区的用工环境和保障制度不及时优化调整,更多的企业和行业将面临常年缺工的制约。


        易定红分析说,缺工“常态化”是我国人力资源结构不平衡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是我国劳动力市场用工不规范、农民工待遇差以及“半截子”城镇化会长期面对的问题。


        沿海与沿江的“反差”


        东部沿江地区出现“用工荒”已有10个年头,企业和政府的应对措施逐渐成熟,并且探索出一些缓解措施。中西部沿江地区经济快速发展,新增产业集群集中出现,用工需求大幅增加,企业、政府及社会则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因此,多位受访专家和基层干部预测,未来“用工荒”形势,沿海或将渐趋缓和,而中西部沿江地区可能加剧。


        首先,东部沿海地区优化用工环境,制定留人措施。广东近年来为了应对“用工荒”,采取了多项措施吸引和留住外来务工人员。其中实行积分制入户和积分制入学,扫除影响外来工稳定就业的障碍,让他们共享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


        在浙江,一些地方为了吸引外来人口就业,在住房、子女就学、医疗等方面制定优惠政策。比如外来务工人员在当地有稳定的职业,买房可以补贴6万到12万元。来自四川射洪的“85后”农民工李晓军告诉记者:“女朋友在海宁做了两年酒店服务员,她说这里有购房补贴,我也跟了过来。两个人哪怕在城边边上有套房子,那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其次,东部地区城镇化程度高,服务业更加发达,对于年轻劳动力的吸附力更强。中华全国总工会研究室副主任王科表示,新生代农民工尤其是“85后”、“90后”农民工对于流水线的工作没有什么兴趣,他们更喜欢酒店、美容美发、旅游业等服务行业。


        来自浙江省发改委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前三季度,浙江省服务业增加值达到9992亿元,同比增长9.7%,增速比GDP高0.2个百分点,已经占GDP比重44.2%,未来几年这个比例将继续上升。何宇鹏说,东部沿海地区服务业对比沿江地区的工业、制造业更有吸引力,“不会务农,又不喜欢流水线的新生代农民工将聚集到服务业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


        再者,随着沿海地区产业升级转型,不少企业提高机械自动化程度,减少对人力的依赖度,也将缓解“用工荒”。本刊记者在广东等地采访发现,一些电子企业、服装企业,正在投入大量资金在设备更新和自动化生产上。不久前,富士康公司宣布了百万机器人大军计划,有的一线工人的岗位将由机器人替代。


        与此同时,沿江地区“用工荒”未来几年可能加剧,原因有三:


        其一,沿江地区成为我国当前经济增速最快地区之一,招商引资活跃、工业项目和制造业项目集聚增多。一批工业发展快的城市群在长江两岸以及中部地区崛起,就业机会增加,用工需求猛增。李湘泉告诉本刊记者,从湖北最近几年“春风行动”的数据来看,入场企业和新增岗位数量连年增多,用工的刚性需求不断增加。


        其二,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中西部沿江地区用工的软硬件配套相对滞后,在与沿海地区竞争劳动力上处于劣势。简新华认为,这意味着中部省市在与东部争夺新生代农民工包括技术工人的过程中将处于劣势。因为年轻农民工数量有限,而愿意从事工业和制造业的年轻农民工趋少。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有的新生代农民工通过对比,即使返乡找工作了,最后还是又去了东部地区打工。武汉阳逻的技校毕业生罗杰原先在东莞打工3年,今年打算回到武汉打工,可他实地“考察”了几个工厂后,还是决定去广东找工作。他说:“工厂倒是修得气派,就是附近连个超市、网吧、KTV都没有,工作不就是为了生活嘛。”


        其三,在“出去闯闯”“见见世面”以及面子思想的影响下,新生代农民工更倾向于去“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地区。湖北仙桃市委副书记严启方说,仙桃这两年落户的大企业不少,但是中学毕业没上大学的年轻人、技校毕业生就是不愿意留下。有的向往大城市,有的觉得在家门口打工不好意思,要出去闯闯。


       “用工荒”也有正面效应


        受访制造企业负责人担心,“用工荒”导致企业陷入“招工不足-开工不足-利润下降-无力涨薪-新一轮招工不足”的不良循环。长此以往,一旦企业大量倒闭,会将更多的冗余劳动力“挤”向社会。


        多位受访基层干部和学者则认为,“用工荒”对宏观经济发展并非只有负面效应,相反将为中国经济和社会和谐、城乡一体化发展带来难得机遇。


        机遇一,“用工荒”有利于缩小城乡差距,改变城乡二元经济结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霍学喜分析,“用工荒”使得普通劳动力工资水平上涨,更多经济活动人口有机会参与经济增长的分配,这给缩减收入差距,尤其是城乡收入差距带来有利条件。


        机遇二,“用工荒”有利于规范劳动力市场。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主任张宝颖认为,“用工荒”使得普通劳动力有了改善工作质量、维护自身劳动权益的有利条件,有益于劳动力市场制度建设,完善劳动力市场规制,促进劳动力市场一体化发展。


        机遇三,中国劳动力市场用工矛盾越来越表现出成熟劳动力市场的特征,即就业的结构性矛盾。这样有利于借鉴发达经济体在解决结构性失业和摩擦性失业方面的经验。


        李湘泉认为,“用工荒”意味着低端产业生存环境越来越难,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和企业提升国际竞争力。整体而言,人工成本在产品成本中占比并不高,应对“用工荒”,企业必须考虑清楚,其他成本是什么,是否存在价值。如果没有存在价值,这样的企业就应该被淘汰,但如果有存在价值,就会倒逼企业削减其他成本,提升市场适应能力和竞争力。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