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成本上升 制造业隐现降薪减员潮

2012年07月13日 74197次浏览

        三一重工裁员,比亚迪降薪、放长假……最近,就业市场颇不平静。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的情况显示,由于经济形势不景气,订单减少,企业看订单招人的情况越来越多,这直接导致就业市场“短工化”现象。


     另一方面,由于许多制造类企业薪水大幅下降,不少从业者不得不另寻出路,而文化娱乐、住宿餐饮、卫生社保等服务性行业吸纳就业大军的能力正显著增强。


     厂房空置率上升


     最近一段时间,深圳的天空很蓝,有市民称之为“大运蓝”,因为去年大运会期间,深圳很多人放弃开车出行,空气质量得到提升。不过,一些市民的主观感受是,如今的“大运蓝”并非因为路面行车减少,而是企业开工减少、工业废气排放下降所致。


    “大运蓝”只是人们的主观感受,厂房空置率则是客观的证据。中介机构环申工业地产总经理朱国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随着一些中小企业经营状况下滑,近期关外厂房的空置率和去年相比有所上升。粗略估计,目前深圳关外区域厂房的总体空置率为10%左右,而去年底为5%左右。深圳很多厂房带有工人宿舍,厂房空置不仅说明工厂开工率下降,也说明工人流失。


     迫于人力成本压力,广东地区许多小企业将业务转移到人力成本更加低廉的地区。一位在东莞从事包带代工贸易的孙老板表示,2007年该企业的员工总数为500至700人,但现在广东地区的社保金缴存比例较高,最低工资水平也在上涨,企业难以承受人力成本,目前大部分业务已经转移出去,员工规模也减少到60人左右。


      一些企业出现用工“短工化”的现象,即员工流动率高,换工频繁,在岗时间短。深圳三和职业介绍所总经理许琴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小企业招聘“短工”的现象非常普遍,许多企业将用工周期缩短为3至5个月。很多时候,企业招工就是跟着订单走。为了规避风险、节省成本,企业更乐意使用临时工。用工短期化从一个角度说明目前的就业环境不容乐观。


     制造业用工能力下降


     长期以来,中小型制造类企业是承载就业大军的主要平台,但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这个平台的承载能力逐渐减弱。


     失业者小张原本在深圳一家钢构企业上班。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这家钢构企业近期离职的员工较多,大多并非被辞退,而是因为企业近期调低工资,员工无事可干,迫于无奈而另谋出路。这种情况并非个案,就业市场不佳折射出中小企业的困境。在厂房租金、企业基本运转费用、流通成本等成本固定的基础上,逐渐下滑的订单数量与不断上涨的人力成本导致企业的用工容纳能力大大减弱,有的企业因为开工不足而被迫减产、停工。深圳银监局发布的监测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深圳中小企业各项指标呈全面下滑态势,20个主要行业的开工指数环比下滑8.47个百分点,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指数持续上涨。


    “中小企业爆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实际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深圳的中小企业一直没有缓过劲,深圳的厂房出租市场一直不温不火。”朱国建所说的“爆发的时代”指的是2005年前后,那时深圳的厂房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呈快速增长势头。


     深圳人力资源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余佳表示,就业市场不佳从去年二季度开始逐渐显现。深圳人才市场编制的报告显示,现场招聘的单位所提供的就业岗位均有所下降,金属、通讯等制造类企业需求人数下降较快。中华英才网编制的大陆地区雇佣指数CEI显示,上月22个职业大类的CEI指数环比下降,IT、工业、市场房地产等行业平均同比降幅达15%。


      服务业成为突破口


     在中小型制造类企业就业疲软的情况下,服务业成为就业市场的重要突破口。深圳人才市场的报告显示,在一季度的招聘单位中,文化娱乐、住宿餐饮和卫生社保这三大服务性行业需求人数同比增长率分别高达184.8%、179.7%和145.5%。


     上海韵达快递公司深圳福田地区人力资源负责人康先生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受益于电子商务的发展,目前快递行业招工的情况非常好。每年韵达快递公司都会招快递员、业务员、客服人员等,员工数量每年以70%以上的速度增长。“我相信快递行业还将继续膨胀,用工需求也会越来越多。”一家从事餐具清洁的企业负责人表示,其业务量正在扩大,企业也在招人。


     朱国建表示,很多制造业企业的厂房已变成餐饮、休闲娱乐等服务业场所,而且租金收益有所提高,出现了“距离市区越近,租金上涨越快”的现象。利润率不高的制造业企业只能去离市区更远的地方寻找更加廉价的厂房。


     中华英才网资深人力资源顾问刘兴阳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在一些制造业工厂中,工人从事简单的装配、调试等重复性劳动,缺少和人的交流,容易让人感到枯燥,而服务行业的劳动相对没有那么单调,对年轻人更有吸引力。同时,尚未完成产业升级的珠三角地区的制造业利润率逐年下降,对工人的待遇造成一定的影响,从事服务业会获得比从事制造业更高的工资。实际上,就业人口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是世界各国在经济发展中的普遍路径。


     中国社科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陈乃醒表示,中国经济发展正面临劳动力供求关系转变的现实,一些高度依赖劳动力实现生产的企业的倒闭情况将会增加。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等人的研究显示,只有产业结构的优化才能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


     今年以来,我国非制造业的PMI指数表现一直好于制造业,这或许是经济结构转型的一个信号。从这个层面看,就业人口向非制造业转移是大势所趋。

 

     降息虽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但并非经济转型和充分就业的特效药。要真正实现稳增长的宏观调控目标,力促服务业发展应是一大关键所在。


     服务业既是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突破口,也是经济增长的稳压器,更是承载就业的一大平台。多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发展较大程度上依靠投资驱动,而投资驱动的背后是资本密集型的重型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发展模式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高污染、高消耗、不经济、不安全”。就实际情况而言,这种发展模式的确遭遇了自然禀赋和现金流的瓶颈。从发达国家的成长路径来看,从以工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向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过渡,是一个国家进入发达经济的必由之路。中国要发展环境友好型的绿色经济,“低污染、低能耗”的现代服务业是一个主要方向。


     其实,不但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在于此,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也在于此。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是衡量一个经济体发达程度的重要指标。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发达国家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普遍在60%以上。从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来看,到2015年,我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将提高至47%,第三产业的产值规模将达26万亿元,前者的复合增长率达到8.9%,明显要高于同期GDP的预期增长率(7%),也高于农业和第二产业的预期复合增长率(5.5%左右)。然而,47%的目标仍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服务业的发展潜力仍然巨大。


     稳定经济增长要靠服务业,充分就业、维持社会稳定更要靠服务业,服务业承载着稳定就业市场、托起就业平台的使命。据一些研究机构统计,目前服务业就业人数占全社会就业人数的40%左右,服务业可能在短期内成为就业人数最多的产业。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不可避免,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也将随着资本边际收益率的下降而开始走下坡路。在这个时候,大力促进服务业发展、稳定就业市场应该是宏观调控的必然选择。


     稳定经济要注重服务业发展大计,这个发展大计就是放松政策管制,充分发挥民间资本力量。服务业企业大多是中小企业,它们在融资渠道与经营环境上都无法与国有大中型企业相比,但它们在市场竞争中展示出了旺盛生命力。如果能在融资渠道上更多予以支持,在经营环境上更多破除制度性约束,在市场监管上更好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服务业将焕发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