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人士离职潮剪影:大批从业者奔向圈外

2012年12月20日 68255次浏览

       “年前想做一个了断,可能会回到我原来的单位。毕竟是一家大国企,工作、生活都比较舒适,比现在一个苦逼研究员好多了。”北京某基金公司投研人士刘晓名告诉记者。


  此时,他正担任着该基金行业研究员一职,尽管距离基金经理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他已经走了几年了,仍然尚未到达彼岸。


  如今,这已不再是他奋斗的目标。


  在弱市之下,逃离公募圈成为很多基金人的选择,他们很多人更是直接奔向证券行业的“圈外”。


  辞别基金圈


  曾经的大摩华鑫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总监钱辉于2011年6月份挥别公募基金,另外开辟“战场”。


  钱辉经历不俗。自1995年起先后在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美国再保险金融产品公司、美国Brara投资咨询公司从事证券交易、投资咨询、投资风险与回报分析、金融产品设计等,2004年9月起担任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金融工程部总监,进入国内基金行业。


  其业绩表现亦不俗,好买基金提供数据显示他掌舵大摩强收益债券的1年又155天回报率为8.19%,而同期同类产品的回报率为6.71%。其在大摩华鑫基金待遇不凡,为固定收益类总监,同时也是总经理助理。


  钱辉于2011年下半年辞任基金经理一职,随后市场并无其身影。如今,记者了解到钱辉再度复出,不过他这次的主战场已不再是公募基金,亦不是私募基金。他拟投身教育方向,准备开办“金融界终身EMBA班”,首次在北京、上海招生50人。


  这不仅让人联想到,华夏基金上海分公司总经理董黎明同样于去年初辞去高薪厚职,回到山东农村经营农业企业。


  董黎明是开放基金业最早的从业人员之一,经历同样丰富,为复旦大学数学博士,历任华东理工大学数学系讲师、西南证券基金部高级经理、华夏基金北京分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华夏基金上海分公司总经理等职。


  董黎明涉足基金界较早,2001年加盟华夏基金。然而,他于2011年年初离开华夏基金,回到山东成立了一家农业企业,建设蔬菜示范园区和大米基地等,种植销售健康蔬菜与保健大米,目前公司已经初具规模。


  记者同时获悉,基金从业人员转型的不止上述两位,亦有去其他人不走寻常路。北京某基金经理离职后,回四川老家开饭店。另外,还有某基金界人士离职后,兴办起私塾,同样是做教育。


  效益降低


  “现在大学的MBA太多了,人才济济,缺的不是基金经理。我自己做基金经理的时候,99年我就说,十年以后街上的基金经理比狗多。”


  上述这段话出自资深投资人陈继武之口。陈继武曾于2003年出任富国基金投资总监,同样是公募基金界最早的一拨老人,后成立了凯石投资。


  陈继武所言并无贬低基金经理之意,但是其相当犀利地指出,如今的基金经理赚钱效应已经不比当年。


  刘晓名向记者坦言,今年年终奖基本没戏,公司就只发行了两只产品,规模几乎没有变化,而业绩并不理想。


  “以前的目标就是可以掌舵一个组合,但是现在来看,即使当上了基金经理也没有太大意思。我现在所在的公司,一年收入大约30万,当上了基金经理一年50万。所以,基金经理已经不能和从前同日而语了。”


  在基金赚钱效应日益递减的大势下,偏股型基金规模也在下降,这已经加剧了基金行业人员变动。根据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基金经理的调整人次超过600次,相比去年增加了六成。但是,基金经理的增加主要是新发债券类基金造成的,而这也曾经造成债券基金经理短缺的局面。


  具体来看,今年基金经理离职的产品涉及到257只,占全部基金的20%以上。统计来看,离职人数和新聘任人数最多的基金公司皆为华夏基金,分别离任6位,新增聘任13位。


  此外,今年以来基金经理和高管的变动较往年更加剧烈,已有超过10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发生变动,从方正富邦、国金通用等次新基金公司,到民生加银、申万菱信等小型公司,再如华夏,国投瑞银等大中型公司的总经理都有变动。


  有第三方分析师认为,基金行业的陡变始于2008年,资产规模已无法超越2007年,业绩和销售一样苦不堪言。特别是几年熊市下来,公募基金业面临着艰难的生存环境,这已经成为公募基金人才逃离该圈的重要原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