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银行风波背后:强势闫冰竹坚守17年或退休

2013年01月21日 66687次浏览

        17年来,北京银行深深地打下了“闫冰竹-严晓燕”的烙印。他们可能已成为中国银行界合作时间最长的一对高管搭档。


  59岁的强新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就职监事长会引来这么大的风波。


  1月15日,北京银行董事、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公开炮轰,称强新的履新是北京国资委直接下文、不合上市公司治理规范,引发董事和股东不满。


  几个小时后,北京银行发出补充公告,称2012年12月27日,职工代表大会选举强新为北京银行职工代表监事;2013年1月8日,监事会第18次会议同意史元辞去监事长职务,并且选举强新为监事长。


  一场程序合规问题,终于被转为信息披露是否公开及时的问题。


  但是记者了解到,一切远未结束。对于董事和股东而言,真正介意的并非监事长去留,而是在未来数月中即将尘埃落定的董事会换届。对于拥有60岁董事长和62岁总经理的北京银行而言,2013年注定将是一个多事之秋。


  尴尬的强新和北京国资委


  在过去两年中,强新在北京银行一直都是一个敏感人物。


  2010年8月,强新从北京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任上,调任北京银行党委副书记。


  当时正逢北京银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代表北京国资系统的强新显然即将出任高管,至少为副董事长。一位北京银行界人士回忆说,当时甚至有传言称,强新可能取代董事长闫冰竹的位置。


  2010年8月6日,北京银行选出第四任董事会候选名单,其中非独立董事包括8名:董事长闫冰竹、行长严晓燕、副行长张东宁、来自第一大股东ING集团的副行长罗纳德、来自第九大股东华远集团的任志强、来自第七大股东中国纺织机械集团有限公司的张杰、曾供职第三大股东北京能源投资集团的邢焕楼。


  而剩下的候选董事张征宇,并无任何数据显示其所控制的恒基伟业公司拥有北京银行的股份,但自2004年起张征宇一直留在北京银行的董事会中。


  8月26日,北京银行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这一名单。


  这8人再加上任期未满、继续留任的董事会成员:来自第四大股东国际金融公司的叶迈克、来自ING的行长助理森华,和职工董事张慧珍,以及4名独立董事,一同构成了北京银行第四届董事会的初期阵容。


  从这份名单可以看出,北京银行第二大股东——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实际在北京银行董事会中并无席位。


  而事实上,如果加上北京国资系统的几家公司,北京国资委在北京银行的持股份额将超过ING,是北京银行实际的第一大股东。


  由于没有进入董事会,两年来,强新只能以党委副书记的名义在北京银行工作。一位北京银行内部人士表示,由于缺乏银行业务背景和管理分工,强新事实上一直较少参与业务活动。


  强势闫冰竹不言去留


  两年前,闫冰竹成功将强新挡在了董事会外。业界更预测作为北京市银行界元老级人物,2013年,他还有可能继续自己在北京银行的职业生涯。


  “我们完全没有听说这件事。”1月17日,一位接近闫冰竹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无法回应闫冰竹是否将退休的问题。


  尽管北京银行内部也早有传闻,称原北京市银监局副局长、现任华夏银行常务副行长的任永光可能接替闫冰竹,但是一直有另外一种传言称,闫冰竹很有可能推迟退休,再干满一个任期。


  17年来,北京银行深深地打下了“闫冰竹-严晓燕”的烙印。他们可能已经成为中国银行界合作时间最长的一对高管搭档。闫冰竹在这家自己一手创立的银行,拥有绝对的掌控力。


  1995年,北京90家城市信用社开始改制时,北京市政府委派的合作银行筹建负责人即为闫冰竹。当时,闫冰竹是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主任,严晓燕为副主任。闫冰竹调来严晓燕担任自己的副手,他当时从工行北京分行带出的团队,后来很多成长为北京银行的中高层,甚至进入核心团队,比如现任副行长张东宁、副行长姜德耀和行长助理、首席财务官杜志红;前任首席风险官高玉辉。


  一位经历过当时改制的人士回忆,闫冰竹十分强势。在大部分城市信用社不愿意被北京市收编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了北京城市合作银行的筹建。而在处理十分敏感的城市信用社股东问题、历次增资扩股、乃至上市时的“娃娃股东”问题时,闫冰竹也一直表现强硬,并且善于处理和政府部门关系。


  在北京城市合作银行——北京商业银行——北京银行经营转入正轨之后,闫冰竹迅速表现出强烈的扩张欲望。至2007年上市时,北京银行已经在北京地区拥有123家支行,并且在天津有一家分行,正在筹备上海分行。


  而现在,北京银行已经拥有天津、上海、西安、深圳、杭州、长沙、济南、南昌、南京9家异地分行和香港、阿姆斯特丹两家海外代表处。不但一直保持着中国最大城商行的领先优势,而且在资产总量上也超过数家股份制银行,业绩可圈可点。


  任永光之所以在传言中成为接任闫冰竹的大热门,在于其监管部门工作多年的背景。考虑到华夏银行行长樊大志今年49岁,外界普遍认为,54岁的任永光几乎很难在华夏银行体系中完成晋升。


  因此闫冰竹的去留,最终将和强新履新面临同样的问题——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北京银行下一任董事长到底应该由国资委或者银监部门直接任命,还是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选举产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市场合作或广告投放

  • 电话:021-51083646
  • 邮件:service@hrsalon.org
  • 在线QQ:896522136